杂记(2)

By | 2015 年 11 月 14 日

10.13
这一天,是幼儿园的亲子活动日。老师们带着小朋友和家长们去月湖雕塑公园。考虑到孩子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就放心地让老人带着孩子去玩了。而在这前一天,我还在一个店接一个店地找挖沙地沙滩玩具,因为这是第二天活动的必备道具。无法想象,当别的孩子都可以用工具挖沙子,而我们必需用手的那种不合群。因为前两天请假较多,所以这天我选择了去上班。

早晨出发前,检查宝宝的健康状态,体温不到37度,精神十足,我心里也很高兴。

也许我高兴得太早了。下午一点多的时候,看到一条短信,是妈妈发来的:“宝宝好像发烧了”。MD,早上忘记给他备退烧药和耳温计了。刚要回短信,妈妈电话来了,说宝宝发烧了,怎么办?我说赶紧给他喝点水。考虑到还有半小时大巴就返程,于是我建议再等等。话还没有说完,我便听到电话里大喊:快点,快点,来人救命啊。

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又惊厥了!准确地说,是又又又又又又又惊厥了。每次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来得如此轰轰烈烈。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赶去了松江,30分钟。

见到宝宝时,他已经苏醒过来了。体温39度,白细胞30多。这是一个远远超出正常指标范围的值,松江第一人民医院要求我们立即住院。考虑到如此圆的距离,我们觉得回来,去离家较近的长海医院。宝宝听说要回去,就问我:“爸爸,我们怎么回去,是坐救护车还是坐你的车。”我忍不住有些眼角湿润。

让老人单独陪孩子出游,且未预备退烧药成了我后悔的第三件事,也成了最后悔的一件事。

在这期间,还是要感谢幼儿园的老师,一只陪伴着我们直到晚上9点多。

其间,幼儿园的群里已经炸开了锅,不少人质疑,为何孩子生病了还要带出去玩,而且还是让老人一个人带。这个中的苦楚,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

等我们从松江回到杨浦已经晚上七点多了,然后再去长海急诊。挂上号,排完队已经晚上8,9点了。当时医院并没有床位,只好回家等通知。

10.14
一大早,医院电话我们,已经有床铺了。于是带着所有的资料去了医院。等所有的手续都办完,已经中午时分了。

住院没多久,医生来了,了解了宝宝生病的历史,然后离开了。过了一会回来,给出了基本的治疗方案:
控制白细胞
验血,动态脑电图,核磁共振及腰穿。

腰穿?对,麻醉后从腰椎中去一点脊液来排除是否脑炎。

整个都慌了。懂医的不在家,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好在朋友们都很帮忙,一会都从百忙之中跑过来帮忙出主意,于是除了腰穿,其他都先检查起来。

PS,今天是我生日,但这一点都不重要,除了银行祝贺我。

10.15
今天的检查项目主要有:抽血,常规大小便检验及24小时脑电图。抽血,抽了很大一管血,有一管,很心疼,但也过去了。难的是24小时脑电图,要做脑袋上贴传感器,并携带一个记录仪,戴够24小时,并且要随时记录宝宝的行为。

这可犯难了。

——“爸爸,你能不能帮我找找太空里的愤怒小鸟?我想要太空里的愤怒小鸟。”

——“你想要什么愤怒小鸟?”

——“红火,花布,蓝冰……”(这都是他给小鸟起的名字)

——“那么,我们一会去找一顶神奇的太空帽,带上他你就能看到太空里的愤怒小鸟了。”

——“真的吗?那样我就可以看到愤怒的小鸟了!我太开心了。”

这一刻,他听话得让人心碎。

IMG_5095

中午,他睡了一觉,醒来后,他兴奋地告诉我,这个太空帽真厉害,我刚刚真的看到很多愤怒的小鸟在打猪猪哎。

10.16
尽管带着这白色的纱网有很多的不舒服,可是他还是坚持到了最后拆线到那一刻。真为他自豪,那一刻,他俨然是一个大小孩。

做完动态脑电图后没多久,我们又拿着静态脑电图到单子去了。那边医生说,你们都做了动态,这个做了没什么意义。至少会很快出结果吧。

IMG_5103

真正挑战的是核磁共振。这个检查,需要尽可能保持不动,然后还要忍受噪声,否则做出来的结果会很难判读。于是,我从上午就开始给他讲故事,讲太空,讲愤怒小鸟,讲太空床,告诉他我们要去坐太空船哦。小家伙又兴奋得不行。

到了晚上9点多,我们带着孩子去了传说中的飞机楼。检查的医生说,你们孩子这么小,又没有睡觉,又没有打麻药,这个检查不好做哦。试试吧,我对宝宝有信心。

于是,我一边握着他的手,一边轻轻的拍着他的腿,陪着他开始了短暂却又十分漫长的“太空之旅”。小家伙刚刚躺上去,身体微微地抖了抖,跟我说:“我有点点怕”。没事的,宝宝,爸爸会陪着你。

于是我一遍又一遍地给他唱“Ten little Indians”和“Apple Round”,直到嗡嗡声停息,宝宝从核磁共振机器中退出来。

一出来,他又和没事人一下,笑着大喊:“真好玩,爸爸,这个太空船真的很好玩哎”。

10.17~10.27
结果陆续出来了,除了单纯性疱疹病毒,其他都正常。医生再次要求腰穿,再拒绝。直至出院。

其间,我们一直住在病房,旁边的床铺来来往往,换了一茬又一茬的小朋友。挑几个随便讲讲:
a. 某野蛮得不得了的小哥哥,在临出院拔预埋针的时候哭了半个小时,终于搞定了。
b. 某小弟弟,进院就一直玩iPad,照顾基本是爷爷奶奶,父母出现过不到3次
c. 还是某小弟弟,也是奶奶带的,基本上是对着干
d. 一个小姐姐,每天12点睡觉,还不肯关灯。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