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3)

By | 2015 年 11 月 14 日

出院了,回家了!小宝宝又兴奋起来,他早就习惯的睡觉,输液,看金鱼,睡觉,看金鱼,睡觉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

迫于压力,我又不得不出差了,这天是星期三,宝宝出院的第二天,我离开了上海。

10.30
中午,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宝宝好像有点发烧。

“轰”

毫不犹豫,扔下手头的工作,退房,赶最早出发的飞机,回上海。同时嘱咐给小孩吃药,请亲戚来家里帮忙,带小孩去医院。

等我6,7点到上海,小孩已经从医院回来了。这次不去长海了,住院两周回来两天又感冒了,这怎么都无法接受。于是换了新华医院。医生说,这是普通的感冒,开点药吃吃就好了。

然而事与愿违,开回来的药,小孩吃一次吐一次,连退烧的美林都没发给了,所以就只好给他用纳肛的药。问题也正出在这里。

喂药喂不了,只能去输液了。于是会到了新华医院,挂上急诊,排队,就诊,拿药,等输液,等注射,折腾了3个多小时,终于轮上了。而这期间,所有的人都没有喝,也没有吃。于是我决定到外面觅食,给大人小孩一点吃的。

十来分钟后我回来了,输液床铺却空了,大人小孩都不见了,连包都没有了。去卫生间吗?找了找没有,电话之,曰“抢救室”。

又是抢救室!!老天爷你太残忍了!短短的两周来了两次!!居然还是在医院!!

见到宝宝是,他已经睡了,老人在一旁瑟瑟发抖,数落我不该出去买东西,他出去就好了。黑灯瞎火的,又没有吃饭,我又怎能放心?内心的痛苦在现实的残酷目前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是夜,留观

PS:昨天是我生日,农历的,不管谁记得?什么都顾不上了。

10.31
一大早,挂了专家号,这是个性急的专家,我们的描述还没有结束就打断了,药也开好了。真个连急诊的医生都不如。

不过,他开得唯一有用的是,今天的输液单。

一切都从头开始,排队,漫长的排队,等待,回家。

11.1
实在忍受不了新华医院无止境的门诊,等待,等待,选择回到长海去输液。

事与愿违,这天尽管急诊等待的时间不长,可是雾化的时间居然等待了2h!

后来,我们找了个雾化机,拿着药自己回家做了。

11.2~今天

宝宝的咳嗽居然没有完全断过,战斗还在继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