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记点

By | 2005 年 05 月 12 日

今天所里停电,早上8点到下午4点,于是,很多的实验室早早放了学生回宿舍。不过,我们老板没有。老板这几天需要交篇党性之类的总结报告,所以他认为像几天这样的日子属于千载难逢的动笔的好机会,于是,他选择了继续来上班,于是我们这些跟在后面当学生的也不敢不来。

可是,终究是停电了。整个楼道静悄悄得吓人,有些阴森的感觉。刚到实验室,习惯性的坐下来,开电脑,开灯,却什么都没有反应。于是,在阴暗的角落,似乎心理也陡然阴暗了下来。不舍得把眼镜贴紧了书佯装专心,所以夹着几张纸头去文献中心睡觉去了。

等回来的时候,其他的老师竟都走了,并且整个下午都没有来。

我独占了一个空荡荡的实验室,一整个下午。

老板下午也终究没有来,许是如他说的那样,酝酿着如何在他退休后写本小说吧;而我,是否也该如他曾经作过的那般,写个属于年轻时候的小说?

晕乎乎,不知所以。

8 thoughts on “随便记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