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声大,雨点小

By | 2005 年 05 月 31 日

压抑的天空终于落雨了,甚至落了冰雹。雨倒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冰雹则有些抽象,尽管,它们确实是存在的,比如:

组图:罕见冰雹突袭北京 最大冰雹如鸡蛋大小
接冰雹把脸盆砸破了
北京部分地区突降冰雹[组图]
……

外面有风,外面有雨,外面有冰雹;特地冲去,推了窗,开了门,伸出双手亲吻着久违的水,这陌路的雹;湿了手,湿了眼,湿了心却终与冰雹无缘;赤了脚,笑了颜,肆意的奔跑,“头上又多了许多记号”,张楚在唱,我在幻想。

睁开眼,还是一望无际的压抑,黑压压;醒了耳,还是无穷无尽的轰鸣,远去的雷声和接踵而至的阴郁。哪里阳光灿烂?哪里淫雨霏霏?哪里豪情万丈?哪里多愁善感?这世间万象。

关我何事?打了一天一夜的雷,下了三分半钟的雨?打了一时半会的鱼,晒了一生一世的网。

这鬼天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