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女子

By | 2005 年 06 月 30 日

我低着头,不苟言笑。眼前这位女子,何等的面熟。寻遍整个记忆的角落却不见一丝踪影。我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的相识很简单,如今想来却很复杂:某天,我撞倒了她,于是,我们相识了;可是,那天街上几乎没有行人,我没有在思考问题,而她水灵灵的眼睛告诉我她也没有。但,我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撞倒了她,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相识。

我感谢这段离奇的开始。我们开心的在一起,一起游玩,一起散步,一起逛街,一起对美女帅哥评头论足,一起彼此嘲笑,一起彼此吹捧。

你是上帝的恩宠,我一直坚信;你快成为我生活中唯一的朋友,我这样认为。

我们只是朋友。

你开心的突然出现,我大大咧咧的傻笑;你轰然的离去,我埋头神伤。我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可你却快成为我生活中的全部。我从没告诉过你。我无意改变什么,我怕自己的莽撞失去自己唯一的朋友。

我习惯静静的听你说,默默的看你笑,浅浅的酒窝在你脸上激荡起起美妙的音符。我习惯这一切,却始终不敢相信你的离去,或是永远的。

于是我满世界的寻你,你喜欢的卡通店,留恋的小吃店,驻足的风景,甚至那个我们相识的街头,尽管现在那里已经人头攒动。坐在路边,漠视眼前不断交替的形形色色的脚,低头,揉揉眼,站立,提交,看不断起伏的五颜六色的头,仰头,闭上眼,叹口气,复又坐下。如此反复。

我还在发疯似的寻你的芳踪,也寻记忆的尘埃:课本的书签,毕业纪念册甚至路边的报刊杂志。生命不乏意外,一张与我毫不相干的毕业照上,42张陌生的面孔中突兀出那张熟悉的笑容,吻合着耳边灿烂的笑语。可,哪里才是通往你的路?

这个时候,该有这样的提示:“闭上眼睛,想着你要寻的人,然后虔诚的念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然后你就会飞到你想找的人面前”。提示许是来自会骑扫把的巫婆婆,不过,我想我是无暇顾及的。

于是我轰然的上升,突兀的降临,看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里一张熟悉的面孔。我还是习惯那一切,所以始终一言不发。等再清醒时,我遗失了那张相片。准确的讲,我只是遗失了那张相片上的你,至于其它那些陌生,他们依然固执的在那里。

于是,有了41次意外却渐渐熟悉的飞行,留下41张特殊的机票。今次,确是最后一次旅行,因为,仅有的那张相片在你那里。你一如既往的说着,我一如既往的静听。显然你早已习惯我的不期而至与不告而别。我也是。但这次,我却在犹豫。或许真的是最后一次。嗯,啊,对。我显然词不达意的神游。我捏着衣角边不停的重复“说”或“不说”。

我无法为自己选择一个结局,也不愿告诉相片的秘密。耳朵里一片嗡响,倒是能感觉到秒钟的嘀嗒声,至于你在说什么,与我这个聋子好不相干。

我终究要坠落,坠落的离开你。我要为自己选择一个结局。

这样的雨天,该有很多不错的选择。

等我抬头,对面两盏飞驰而来的灯光,我下意识的用手挡到额前。。。。。。

我猛的坐立起来,一看手机,NND,竟八点了。于是刷牙,洗脸,新的一天。

Update:
梦呓成真,竟无语哽咽。
往事随风,终云淡风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