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05 年 06 月 30 日

这几天,北京的雨水特别的多,恍惚中竟有江南的感觉:阴沉的天,绵绵的细雨,慢走的人群,惟缺通幽的曲径,路面凸起的卵石与磨得光滑的青砖。这样的时节,这样的江南,怎能不忆?肆无忌惮的光着脚,沿着路边踩踩每个水潭,不拉下其中的任何一个,并在长辈的呵斥声中愈加笑得灿烂—-那个我三岁的小侄子最喜欢做的事情。

等晚上,雨终于如约而至。然后,然后一个人,拿着一个冰淇淋,在雨中踱步。冰淇淋是我喜欢的口味,和路雪的朗姆酒+葡萄口味,这很容易让我想起小时候最贵的冰淇淋—-冷狗,每根9毛,顶端有一大串的葡萄干,然后就是香甜无比的奶油,比大熊猫好吃多了。而伞自然是没有带的,享受这样的雨,伞无疑会是累赘。抬头看天,灰蒙蒙,一望无际的压抑。倒是那雨,格外的婀娜,在昏黄的灯光下舞蹈,轻盈的飘落。嘴角挤出一丝微笑,却有一两个调皮的雨点落在嘴唇。忍不住伸出舌头,却不能感觉到雨点的轻落,更不知昔日甘甜的雨露如今在这混凝土的上空会混合成什么样的味道。所以,感觉缩了舌,闭了嘴,简单在走着,独自体会着宣泄的快感。

接着,去拿了水木的站衫,挺PP的,可惜我竟订成一件白底红凤的女款,只得拿回宿舍送人;百无聊赖的在几个宿舍逛荡了一会,耍几个不着边际的嘴皮子,然后无可奈何的躺下,抱起床头伫立很久的一本村上春树。瞄了几眼,眼皮沉了;抛开书,竟很快的入了梦。

梦中。。。。。。

8 thoughts on “

  1. doris

    非常有同感。
    北京是阳刚的,阳光遍及各个季节,夏天即使下雨也是一阵轰轰烈烈的雷雨,所以偶然碰上了细腻的雨丝,便饥渴地大口大口吸着那种熟悉的味道。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太少了。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