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3)

By | 2005 年 07 月 24 日

今天小侄女过生日,这是我迫切想回家的主要原因。迫切并不好,逼迫倒也有点贴切,成长的代价就是我们渐渐为了做不喜欢的事情而奋斗。因为表哥与我提过好几次了,不能不回。

睡得很晚才起来,尽管二小老大早的就来骚扰我。小孩子总是不知道懒觉的诱人之处,这是件好事。在家的觉总是特别的令人回味,虽然蚊子多少败了兴致,但是你见过只有好人没有坏人的好电影么?

勉强坚持到10点钟,外面的太阳早就耐不住寂寞,格外的火爆起来。步行去河东的大姑姑家吃孩子的喜筵,十分钟的路程。

满屋的人都会问我,哎呀,回来了,北京热么?在哪里好么?等等等等,我有些感动,不管他们是真诚的还是客套的。吃面条总是件麻烦的事情,尽管锅里一直在沸腾,面条一直在捞,可永远来不及供给满屋人那些数不清的嘴。等第二批面条烧完端到桌上的时候,多半的食客已经抹抹嘴,左晃右晃的了。

下午没什么节目,我躺倒铺在地的席上,静静的看着吊扇一圈圈的轮回,还有无数只苍蝇上下戏逐,偶尔会听到房里传来逗孩子的笑声。我闭上眼睛。

等到晚上,各方的人物都来了:什么村干部啊,学校的老师啊,老大女方的亲戚,老二女方的亲戚等等,簇拥着过来,迅速的围成一桌又一桌。然后大姑父会拉着他的大儿子这一桌那一桌的劝酒:佯装推谢,盛情难却,一饮而尽,下一个!我讨厌见到那些老师们,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我。我依然会在他们面前说不出一句话,甚至,我会记错他们的名字,面对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我不喝酒,也没有和蚊子搏斗下去的信心,所以,我宁愿选择那舒服的竹席。

听见河边偶尔几声青蛙的叫声,我竟睡意全无,反而有些兴奋。生灵。

2 thoughts on “回家狂想曲(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