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4)

By | 2005 年 07 月 25 日

昨晚的筵席会延续到今天中午结束,不过一般第二天的中午都不会有太多的人。主要是因为夏天太热了,饮食卫生是个问题,路途行走也是个问题。但是,大姑姑娘家这边,也就是我家,我伯伯家与我奶奶家还有我小姑姑家却是必须去的。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为了不浪费。一般而言,这顿饭也会普通得很:忙乎了很久的姑父们一家终于可以稍稍得停顿一下,安安心心的填填肚子,至于酒却多半不会喝,毕竟吃饭现在已经不是事情了,事情转变为饭后的那一堆堆碗盘等等,当然还有随时可能传来的令他们脸色发青的中毒的消息。这谁都不原意发生。

奶奶,妈妈,小姑姑和伯母在树荫下刷碗,我忍不住的坐过前去想帮忙。姑姑说,你去玩吧。我笑了笑,还是坐下了。我想听的是蝉声绵绵吧,尽管那声音很单调,很枯燥,但总强过马路上汽车的一呼而过吧。小姑姑偶尔也会问起我的个人问题,我相视一笑:我还小,赫赫。然后她告诉我,要求不要太高,合得来就行。该又拉我去算命吧,我想。

晚上,我决定去外婆家看看。我在北京的时候,外婆的两只眼睛视力急剧下降。后来去做了手术,不过只做了一只眼睛:主要是怕手术失败,当然我觉得他们也有外婆年岁大了活不久的画外音。这片饱含我无忧无虑童年无数欢声笑语的土地依然保留着记忆深处最明显的特征:路东的那个小泥屋如今已经破旧不堪,四面通风;门前那条小河早就杂草丛生,干涸见底;那口老井的水依然很清很凉。。。。。。

外公这次在家,而没有选择去他小儿子那里去住,一来是因为他老了,二则因为他小儿子的妈妈不要他了,当然,她不是我外婆。

看到外婆,心里总是酸酸的感觉,尽管她依然执著的边往碗里夹肉,边说:“xiào huà,你吃啊,多吃点,外面没得好的吃,看你这么瘦”(注:xiào huà,方言,褒义词有点类似于小孩子的意思,是长辈对特别疼爱的孩子的称呼,其对应的贬义词有点类似于“乖乖肉”)。我干涸的眼睛没有眼泪;我枯竭的心没有颤动;我在同情这个老人,我在骂我的外公,我在骂她那一堆无用的儿女,包括我妈,却不包括我大舅舅。

我含着泪离开。想必这是最后一面见你了,外婆。

我是个不孝子!

2 thoughts on “回家狂想曲(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