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5)

By | 2005 年 07 月 26 日

生活就像一只不停滚动的笼子,我是里面那只惶恐的仓鼠。我听到自己脆弱的心跳,我只有选择逃跑。

生活还在继续。

噩梦中惊醒,一看手机,才7.10,妈妈又在叫我吃早饭。尽管我每次电话回家都会说我经常吃早饭的,有时候喝些牛奶,有时候啃点面包,但是我不吃包子;事实上,我往往是八点匆匆的爬起来,然后一通胡乱的洗刷,冲到实验室。

很困。发红的眼睛有着昨夜与蚊子搏斗以及与记忆挣扎后的见证。才从床上爬起来,二小又在那里傻傻的笑了。这小子。

二小很聪明,头上有三四个头顶。算命的说他是个老和尚投胎,以后不是个弄权的就是弄棍的,不是当官的就是闹匪的,总之,不是我这般的小人物所能比。记得他大概四岁的时候在我家玩,远远的见我爸走过来,便大声叫“大舅舅!”,等我爸稍微走近了些,他发现不对,赶紧的接着后面说:“大舅舅哪里去了呢?二舅舅。”当时的我,差不多崇拜到吐血。不过这家伙打上了小学就基本不来我家玩了,即使看见我爸我妈也很少开口了;只有每次回家,才会大老远的一个人冲过来,左手抓着橡皮,右手拿着铅笔。这很让我有些孩子王的感觉,很感动,虽然我知道他长大了终究会对我一言不发,如同我见了军,我大舅舅家的孩子,那般的沉默与陌生,尽管有着童年太多的欢笑。

草草喝了点粥便找了个阴凉的地儿躺下了,身下的凉榻是才从爷爷那里抢来的。不过这个时候二小会凑过来从凉榻上抢走他屁股大小的地儿,然后慢慢扩张。闹腾了一会,我又跑到那条熟悉的河边看鱼,二小又屁颠屁颠的拿着米篮过来抓鱼,然后深情的呼唤小猫。小猫远远的冲过来,却被我身边那只小黑狗嗖的吓跑。我傻笑。

等吃过午饭,静静的等太阳渐渐的柔和下来。蹬了脚踏车去买了个大西瓜,15斤左右,然后去了飞家。

飞是我初中和高中同学,算是初中仅有的几个还保持着联系的同学中关系比较不错的一个。如今他在县里一家还算不错的中学当生物老师,生活很清闲。寒假回家的时候曾经给他家打过电话,可惜他去了丈母娘家。他的内人是他大学时候认识的,曾在南通的时候见过,挺实在的一个人。后来他执意回家工作,于是她也跟了过来了。学校给他们分了间二居,但我一次都没有去过,尽管我每次回家都会经过他们学校门口。等这次春节回来到,竟听闻他们已经结婚,当时挺惊讶的:不是奇怪他们结婚的速度快,而是因为我竟一点都不知情。后来才知道,只是订婚。

才到他家门口,就被他妈妈看到了,老远的便唤我:“啊呀,大学生!不是,研究生!哦,博士!来来来,快进来坐。哎呀,还买西瓜?这么客气作什么啊?我家都有。”转回头又大声的喊,“飞他爸,那个***来了,你快过来吧。”他们都太善良了。我把西瓜拿进屋,才放下,飞奶奶也进来了,面脸慈祥的笑容。我起身一一作答,东一句西一句的侃侃。我回过头看见奶奶捧了西瓜放到井边的盆子里,拿起水桶要打水,于是便走过去接了她手中的绳子。水倒到盆子里有些溅到脚上,清凉得透彻。我贪婪得把手浸入水中。

回来路过勇家的时候顺便替在北京工作的勇拿了下户口证明。他妈执意留我吃晚饭,可惜我刚刚在飞家吃过。

争执了一会,我便晃悠悠的回去了。经过小桥的时候,我又看见满河的萤火虫。

想起宫崎骏的《萤火虫之墓》。

4 thoughts on “回家狂想曲(5)

  1. Annya

    If you miss the train I am on, you’ll know that I’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