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

By | 2005 年 08 月 19 日

就这样,北京许是入了秋吧:难得散尽前所未有的阴霾,一顿又一顿电闪雷鸣,一阵又一阵大雨倾盆,换来天边无尽白云,软绵绵的,有让人忍不住藏嘴中的冲动;到如今,天空却是彻底的干净了,淡淡的蓝底布吝啬的嵌几朵模糊的白云。闭上眼倒有真确的感受出他们的美来—-如花,似锦,似猫,似狗,似大白兔,似棒棒糖,似软软的床,似甜甜的梦,似曾经许下的秘密的愿,如此绚烂;睁开眼,却是绚烂过头的明亮,透过清新的空气,肆无忌惮的炫耀着秋高气爽,至于那细薄的几片云朵,也都恰到好处的点缀着这份久违的清爽。

秋天就这样来了吧。清晨醒来时紧紧裹着的被子无言的诉说着夜凉如水,与悄然而至的秋。

昨天还在寻思:农历几号了呢?家里该吃饺子了把。今天来看,却是真切的七月十五。这个时候,家中的饺子皮改都擀好了,堆着;馅也忙乎的差不多了。我先来猜猜,白菜馅的?抑或是韭菜馅?肉不多,油也不多;别样的清淡却是别有的美味。

与北方不同,家乡那边吃饺子多在七月十五,简称七月半,而不是冬至与除夕;至于家里冬至会吃什么,闹钟竟是一片空白。然而,不管是何地吃饺子,重要的不在享受饺子本身而是享受包饺子的过程。难得一家人放下手中零零碎碎的活计,目标一致的为了一顿饭而共同奋斗,于是这份团圆便更显不易,尤其是如今。每每这个时候,爷爷就会早早去买些肉,豆腐之类的;等差不多9点钟,奶奶又开始为和面与做馅儿忙乎了;等这些忙乎妥当,家里的老老少少也都差不多可以围着桌子包饺子了。小孩子们要不会继续看他们的电视,要不就勉强洗洗手,围了桌子包出几只极具个人风格的旗帜鲜明的带有浓重后现代主义色调的缺乏社会主义人文关怀的像饺子的东西来。当然,至于其它的家庭成员,包饺子便又成另一个交流平台了。

肚子饿了,打个电话回家问候他们一下,看看是不是我最爱的小白菜馅的。

3 thoughts on “七月半

  1. cactus

    呵呵,那是不是白菜馅呢
    我家也过七月半的,不过不吃饺子的,也不在七月十五,而提前一天。。

    今天看到南大汉口路上好多人烧纸,“鬼节”

    Reply
  2. 呢呢

    闭上眼倒有真确的感受出他们的美来——如花,似锦,似猫,似狗,似大白兔,似棒棒糖,似软软的床,似甜甜的梦,似曾经许下的秘密的愿,如此绚烂;睁开眼,却是绚烂过头的明亮,透过情形的空气,肆无忌惮的炫耀着秋高气爽,至于那细薄的几片云朵,也都恰到好处的点缀着这份久违的清爽。

    似大白兔~~恩 我喜欢大白兔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