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之娱乐篇

By | 2005 年 08 月 24 日

想不到这次竟停顿了这么久才最终说服自己胡乱的记下写什么,于是又有Blog是负担的感慨;当然,以苦为乐,苦中作乐无疑是最成功的境界;不过这个话题得暂时按下不表。

话说每年的夏天实验室都会安排一起出行:前年是黄山,我还没来;去年是泰山,老板把我们放假回家了;等到今年,却只有去怀柔的份了,还好我不曾错过。按照老师们的说法,今年本应该去长白山或者九华山的,可惜后来不知道因何变故,改到了密云;等最后定下来的时候却是在怀柔了。

当然,怀柔却是很不错的了,至少我们住的地方如此。一个不大的度假村,紧挨红螺寺,两三分钟的行程;其内大多数的娱乐设施都有:台球,乒乓球,网球,保龄球,沙狐球,游泳池以及卡拉OK厅。只是,这些都显得与我格格不入;唯一让我感觉有些熟悉的便是台球了,所以我坚信那是我所能参与的为数不多的几项活动中的重头戏,毕竟小的时候还是玩过的,虽然会打上一盘连老板都不原意给我们再开第二盘的“好球”。

事与愿违,在抓了球杆的三分钟后,指端反馈回的信息结合大脑在综合处理,最终的评价指数绝对要低于国家队的“国足”们长达270分钟的轰门指数。最终不得不接受了这一惨痛的事实:除了打牌我没有其它的娱乐活动了。

事实也大致如此,按照大家在车上商量的行程:先吃饭,而后在床上边打牌边看超女。于是,下了车,才拿了钥匙到房间,大家便要求热身了。一路厮杀,我和L老师一下杀到了5,而师兄们依然在2附近郁闷。我得意的笑瓦。只是天改绝我,等我打5,一下疯狂的抓了5个5,三个鬼,还没来得及发挥便给拉去吃饭了:(。所以,等晚上大家步调一致的自主否决了原先的计划后,再与W老师配合时,却一直被压制到打Q。在这关键时刻,我流鼻血了!于是,他们的Q就没打过,而我们的2努力了一把居然过了~~

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还不到一分钟,M老师说她闺女可能还不肯睡觉,她得回房去看看。不一会儿,M老师回来了,说,不行了,得回去了,闺女一个人坐在那里抹眼泪。后来据M老师自己说,她当时是向她女儿请示了很久很久才得以上去打牌的;后来据隔壁的Z老师讲,她女儿先到他们房间问M老师哪里去了,而后便回房了,不一会M老师也回来了。

而后这几天的打牌倒也断断续续了玩了好几回:再次与W老师合作成功的咸鱼翻身,只是晚节不保,在J的时候被势不可挡的勾落水底;昨天又在BigPizza玩牌到他们关门。

至于其它娱乐
1. 保龄球:
按照Tony的说法:“Pal终于找到一个适合他的运动”。
按M老师的说法:“Pal打保龄球手都打肿了。”
按我自己的说法:“爽,真爽”,还得补上一句:“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打是83分,再后来打了几次,其中两次3个连中得152分及154分。虽然这个分数并不高,不过对我这个新手而言,已经是一个很能让我发飘的分数了。而今,偶尔也会妄想一下,主任给我们办张保龄球卡,哈哈哈。

2. 爬山
山多是相似的,也就没太多值得称道的地方。
最终结局是,我们终于抵达天门:P

3. 钓鱼
按照主任的设想,会拉上一大帮的弟子去一个野生的池塘钓小鱼,于是他来了很多的专用的鱼竿之类的。只是等到真的去钓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计划永远只是计划。于是,十多个人只得围着一个十多平米的小池子钩鱼。可怜鱼儿太聪明,逗了池边的一大堆老少爷们玩了大半天。
结局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4. 采摘
采摘也算是北京的一个特色了吧:一群人大老远的冲到郊区,自己辛辛苦苦采了一堆的桃,李,西瓜,葡萄之类的水果,最后又以高于市价好几倍的价格买下来。或许因为我小时候这样吃惯了,倒不觉得这样的折腾会多出怎么特殊的涵义来,便一点都不感冒了。然而对采摘不感冒换来的代价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冒,在我吃了老师们采回来的三个李子之后。

谈到吃,那就下文再说吧。

One thought on “无题之娱乐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