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U/UI’05之引导篇

By | 2005 年 09 月 08 日

为期4天的WCU/UI’05(World Congress on Unltrasonics merged with Ultrasonics International)总算结束了,有幸作为这次大会的自愿者参与到其中也算是一段难得的经历,虽然整个过程波澜不惊,但这其中经过点点滴滴许在多年后看来会有难寻的芳醇。是以为记。只是可怜我到今天才能使劲的挤出下面这一点点的字来。

前面说WCU/UI’05只有4天,但那其实是说它会议的正式时间。实际上则会多出一天来用以注册,而这一天中,引导则是我们的主要任务。

虽然引导并不算太繁重的体力活,但从早站到晚而且中午的午饭味道居然能比食堂的菜味道还次,这实在算是一个不晓的挑战,至少对我而言如此。引导的工作也很单调,所要作时期就是:看到一个老外便上前厚着脸皮搭讪:
“Excuse Me,Sir/Madam/Miss,are you here to participate the World Congress On Ultrasonics……”
然后到登记的地方,告诉前台的服务员,协助他们入住之类的;等他们登记完了,间或会替他们把行李什么的拉到房间去,或者骗着他们去注册台交钱。闲得无聊的时候则会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躺躺或者到门口与服务生随便聊聊天,至于前台的MMs倒是不敢轻易搭讪,因为,因为她们的笑容太甜了,怕自己受不了,哈哈。

不过,引导总会遇到些虽然不算好玩,但却有些特殊的事情。

先是看到一个黄皮肤的年轻人,上前便用中文问话,不小心换来一双瞪得圆圆的大眼睛;于是下意识的换成自己巨烂无比的英语,才知道他是从日本来的。像这种中立的学术会议,政治之类的影响因素越少越好,所以,抱着“试试看日本人对中国人究竟是怎么的态度”的心理,我决定和他多问问话,多了解了解。但是,我不小心失算了:我本笨拙的英语再加上一个更挫的英语,换来的只会是两个人词不达意的手舞足蹈:D。等他到前台和服务员MM交流,那就更是惨不忍睹了。我送另一个老外回房前他们就在试图沟通,那时候他在算日元,人民币已经美元之间的汇率;等我送完那个老外,他依然在和前台MM讨论65美元大约是多少日元,战场是在纸上…… 当然后来他还是刷了信用卡入了住。前台MM笑着开玩笑说,很久都没有这样写过论文了 😛 ,不过8G一下,那个MM笑得好灿烂,对待每个人都特别的客气,只是下午的时候就换班了。

然后没过多久,门口的服务生叫我过去看看那边过来的一个老先生是不是来参加WCU的。上前一问,他哑然,我茫然;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的胸卡(打着之后,我便基本都是边说话边指着胸卡,以减少不必要的能耗),换来他使劲的点头。这是他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说话了,说你们超声大会也没有人在机场接人的啊,这位老先生差点不认识路,幸好我碰上了,一起顺便过来了。一下我就无语了,不过组委会的工作又岂是我们这些免费苦力管得了的?哦,那个同学是清华的,要好好表扬一下,因为,要知道,按照那位老先生的表达及交流能力,怕是很难顺利达到会场的。又是一场持久战,他终于入住了。再后来,整个引导外宾入住的工作已近差不多接近尾声了,转而是引导外宾到Reception Banquet,而这个时候他老人家下来了。“你要去注册?”“No!”“你要去Reception Banquet?”“No!”,比划了半天才知道他说他房间没有电。告诉了他“房后有个小盒子,把房卡放进去就好了”后,他满意的离去。

其他可记的事情本不少,至少自己亲身经历那些的时候就特别的想记下来,只是,如今,晚了一个多星期,却越发的沉默了。稍微概括一下吧:

1.一般上前问老外“Can I Help U?”他们都会比较客气;偶尔也会遇到直接了当回答“NO”或者一言不发的;

2. 一般自己认为是中国人,上前才说几个中文单词便发现自己错了;而一般冲上去就对着以为是日韩等国的人一通英语之后往往总会换来一阵白眼;

3. 整个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完全不清楚自己在说中文还是英文;甚至到吃饭的时候起先听中文竟会非常吃力,大脑中留下搜寻相关英文单词未遂后的空白。

To be continued…
希望自己能稍微坚持坚持把余下的两段废话讲完,赫赫。

4 thoughts on “WCU/UI’05之引导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