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的一点记忆

By | 2005 年 09 月 18 日

中秋,应该怎么样过呢?日光下游走,月光下潜行。所以懒洋洋的,直到太阳高高挂了,才极不情愿直立,挪步行走。至于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却不曾想好如何去挥霍,或者又只是一个寻常的艳阳天吧。

昨天给家里打电话,得知爸爸安全到家,之前心中的一丝忐忑与不安总算稍稍得以安置;与妈妈对话的时候,她又无意中说,你吃月饼了吧?还记得小时候吃月饼的事情么?

记得,怎能忘?然而这样的夜晚,回想起这样的童年往事,却是别样的感动徜徉于心,中秋的思念:

小的时候,物资还算稀缺,因为那个时候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还不算太久,所以每到过节,总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至于中秋,以及中秋前的那一两个星期,我们便早已乐开了,因为有月饼。那时候的月饼不似现在这般华而不实;换而言之,那时候的月饼实在是太实在了:一层又一层薄薄的面皮里面夹着实心的红绿糖丝和硬硬的融成一整块的砂糖。那种红绿糖丝做成的馅对我来说实在无法接受,所以每次自己都向家里要外面的面皮吃。久而久之,家里人就不许了:要不就甭吃月饼了,要不就整个儿一起都吃了。其先几天,自己坚持着,吞吞口水,没有吃;后来一天,看到我哥吃得津津有味,馋得不行,向他索要外面的面皮,未遂;不得已,忍不住了,问家里要月饼,家里却只给半块,怕我浪费。但是,但是我好歹憋了几天了,一下贪心,问爷爷要了一块。

啧啧,外面那层面皮那个香啊!不一会,就只剩下里面硕大硕大的馅儿了。勉强咬了一小口,还行;再咬,皱皱眉;继续咬,手却在牙齿刚刚碰到馅儿的时候让无辜的胃脱了险。但是,但是这大块难吃的东西怎么办呢?喂狗?狗不理。喂猪?可惜那时候没想到。扔了?扔了容易被发现。那就,埋了?嗯!

我现在都有些崇拜自己当时的想象力,自己找了把小锹,然后躲到桑田里,密密的叶子下,一本正经的蹲着(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100%模拟大号状。。。。。。),看看远处有没有人,然后郑重其事的挖一个坑,把剩下的一大块月饼埋好,盖上土。。。。。。我妈远远见我蹲着,便问我做什么?我说肚子疼。。。。。。

好一个移花接木啊!我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完美啊。然后家里人问我,月饼呢。我竟然一点都不害臊的说,都吃掉了。只是,家里人都不相信。也是,你相信小新会开开心心的吃一盆青椒,而不是送给了小白呢?

没过多久,我妈发现了我犯罪的证据—_—||

好顿饱打!

再这以后,过了差不多一年,我就背书包去幼儿园了。

一直一来,自己都怀疑,自己怎么可能把这样一件事情记得如此清楚呢?这怕都是家里人的功劳。家中每个比我小的孩子都被我的这些或那些事情所好好的教育过,而我每次回家,则都会被小朋友们玩笑一下,如此反复,又如何忘记得了。不过,这又或许是我还能和小孩子们玩开的原因吧。。。。。。

第一次向家里以外的人透露自己“光辉”的童年,Lol~(似乎是第二次,哈哈!)

5 thoughts on “中秋的一点记忆

  1. keyboard

    没想到啊,你还有这等光辉历史啊,佩服佩服:)
    今晚牛牛回来,我一定要讲给他听,哈哈,让他笑话笑话你:)
    呜。。。。。。。。。。。

    Reply
  2. liz

    我也好讨厌月饼里的红绿桂花丝阿,所以一直不喜欢吃五仁的月饼。很小的时候吃的月饼好像都是苏式的一层层的薄皮,又一年看到人家吃广式豆沙月饼貌似很好吃缠着爸爸买,结果又是五仁的,又有桂花丝,偷偷扔给过节买来的草鸡吃,也被发现了,好惨!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