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妪

By | 2005 年 09 月 19 日

每个夜晚,老人都会准时出现在那家小店的门口,店门紧锁;每个次日的清晨,老人却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店门打开。

一直都在想,如此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何以生活在这格格不入的都市:呼啸而驰的四轮车,相拥而行的情侣,甚至,搔首弄姿的地下工作者。这不禁又让我的思维有些活跃起来:寻亲?上访?流浪?抑或只是生活。

当生活变得简单而庸俗,当内心笼罩着浮躁,人们总习惯于找一种高高的姿态自上而下的去寻找一种自我满足,于是奔驰看不起大众,开四轮的看不起二轮的,走路的看不起三轮的,吃饱了没事的看不起没得吃的;于是有钱的散些财换来些满足,而我吃饱了没事却如此无端的怜悯起不相干的人来。

而她,不管如何,却总是那般的存在着,安静的来,然后终有一天,安静的逝,若风中散落的尘埃。

All We Are Is Dust in the Wi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