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fuLee的Google演讲会

By | 2005 年 10 月 18 日

很遗憾,尽管我抱着很大的热忱到了演讲会会场的门外,却被一个有一个保安拦在了门外,一步之遥。而那个时候,会场中还有我的座位呢,可这些外加无数的花言巧语或十万火急的理由,都是不能换来紧闭的大门的一个小小的狭缝的。后来,我放弃了,真难为替我占座的Shana和Liz了,55555。

其实李开复倒不是第一次来GUCAS了,至少上次我是听到了,不过那时候他还不曾易主,所以整个演讲都是关于M$以及M$在语音识别这一块等等的前瞻性,引导性研究工作,当然也提到了不少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工作和实力。相比较于M$,Google对于年轻的一代更具有亲和力,尽管谁也不能准确地丈量出Google现在距离他们曾言的“Don’t Be Evil”有多远。但毋庸置疑,Google在青少年甚至整个地球人范围内文化领域的占领却是越来越强。比如,尽管,这次没有能亲自听到李博士的演讲,以及换了一个新东家的Doc Lee会怎样评价这个一个年轻,朝气却又有些咄咄逼人的Google,但,拿到的唯一一杆Google的圆珠笔却让我开心了好久,Google哎。闭上眼想象一下我有一个Google的杯子,或者Google的马甲,或者背包,瓦卡卡,真幸福。

可是我没有。

会议结束的时候才混进去瞻仰了一下几位在Google工作的同龄人,啧啧,他们的胸牌似乎就是一道光芒啊,对我而言。
当然也陆续问了问Liz会场所提的几个问题,感觉出色的并不多,或者说不对我的胃口。挺想问问李开复博士如何能让深锁了三四年的Blogspot重见天日,让Google Cache,Google Translate等等重回大陆人民的怀抱的?或者问Google在开源这条路上愿意走多远之类的。当然,我也许只感想想。我不知道那样的情形下,自己是否有这个勇气让自己发声。

很多的时候,我们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是个英雄,无所不能;等我们睁开眼睛,却是习惯性的战战兢兢,无所不忌。

Google,一个符号。

4 thoughts on “KaifuLee的Google演讲会

  1. robert

    难得的机会啊…什么时候来广州呢…

    好像这些学术技术性的东西都喜欢在北京上海,广州都少之又少

    Reply
  2. shana

    这么有见地

    像我种大白是不配去听这种讲座滴

    只会对拿到一本李开复的亲笔签名的书沾沾自喜

    Reply
  3. Pal Post author

    是啊,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擦肩而过,实在太可惜了。不过还是要感谢二位的,赫赫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