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熬夜

By | 2005 年 11 月 01 日

昨天,很倔强的坚持到凌晨一点才睡觉,却发现眼皮已经非常不听使唤的执著的下沉,下沉,直到我不知身居何处。这多少生出些关于熬夜的感触。

说起熬夜,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至少以前是这样认为的。在5,6年前。那时才高中毕业,所以一场通宵录像带给我(们)的精神享受远远要大于生理疲劳。只是,由于条件限制,那整晚昏天暗地的影像生活只是那冗长暑假喧嚣的序幕。

等进了大学,通宵依然是件奢侈的事情,因为整个宿舍楼的电几乎每天都会11.30被准时拉下,换来一阵短暂的恶作剧般的喧嚣作为郊区静谧深夜的引子。所以,这种“压制”多多少少助长了对“晚九朝五”的渴望和向往。再过了一阵子,网吧兴起,于是通宵便成了享受了。但,我想我还是错过了些,不过,如今看来,那是应该值得庆幸的。

真正对于通宵的理解则是大二。经过一年的基础学习,DEE的同学们的动手能力与技术创新能力都有了大幅提高。加之“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革命大无畏精神的熏陶,DEE同胞们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过道照明用电共享系统(CESS,Corridor Electricity Sharement System) ”一经面世,就深得了各楼层广大夜猫子的一致好评,并成功包揽了“年度最有价值奖”“年度最杰出贡献奖”“年度最受欢迎奖”“年度最佳创意奖”等11项大奖。该技术还被成功引入到7号楼,8号楼,9号楼,10号楼等男生宿舍楼,作为理、文文化交流的一座重要桥梁。多年后商界一位打拼多年并取得杰出成就的校友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Dee的“用电共享系统”让我们突破了黑暗束缚,扩展了思维方向,刺激了国民消费,功不可没。。。。。。然而,可惜的是,CESS的最初设计人Grumble先生在成功开发出多个电盒并联的CESS一代产品并获得多项楼层大奖之后宣布收山。噩梦终究来临,而在这之后的几个月里,学校安排各宿舍楼对CESS进行技术层面的封锁,严重挫败了CESS的推广与使用。不知道后来的DEErs有没有能够继续发扬前辈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电不怕死的精神,把用电共享计划继续发展下去。。。。。。

嗯?到哪里了? 😛 哦,大三了,到鼓楼了,生活波澜不惊。尽管广州路门口网吧林立,但这丝毫不能引起当年自己对包夜狂热的渴求。等到了大四刚开始,假考研之名,住到外面,便彻底脱了每天定点断电的束缚,自由了。南京的冬天非常的冷,尤其是你一个人呆坐在电脑前直到深夜2,3点。一个星期后,我回到学校,阿屠说我刚被放出来。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竟是过得最艰难的。至于我那时候在干什么呢?回想起来,有些不得而知,似乎是在用画图板画了一个简单的GIF圣诞图片吧,受众是?

再后来,到了北京,整夜不断电,整天都在线,整个星期的课都可逃,于是整个夜晚都是白天,整个太阳都从头顶开始日出。。。。。。

现在,却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12点左右尽量安静的睡去,清晨7.40起床,8.20到实验室给虎尾兰小半杯水,给滴水观音一整杯,给自己一杯咖啡,这一整天中唯一一杯。所以,偶尔的熬夜竟不知算是享受或是累赘了。

4 thoughts on “关于熬夜

  1. aqiuaqiu

    现在,却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12点左右尽量安静的睡去,清晨7.40起床,8.20到实验室给虎尾兰小半杯水,给滴水观音一整杯,给自己一杯咖啡,这一整天中唯一一杯。——————————————-很好,忘保持。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