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06 年 02 月 27 日

夜里12点53分46秒,我“准点”上了床;八又二分之一个转身后,我确定了一点:中午11点31分后泡的两代Maxwell咖啡果然因为那超过的1分钟而开始起作用了;强力闭上眼睛,指甲大小的眼皮底下竟藏了方寸天地,星满天,二维正态;微微摇头,睁开眼,却是橘色灯光下一两只夜行的小强。于是天马行空吧。

亲情:
21晚上的时候,意外收到父亲的短信,问我到北京后可好,老板可曾责怪。才踏上北京的土地,就给父亲发了个消息,说一切都好,老板也听宽容,放心好了。所以,再收到这样消息的时候,却是眼角些许的湿润。爸爸发一条消息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全神贯注的。于是,又不由得恨起文革来,一个与政治毫无关联的草民却因为政治运动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宿命。

性格决定命运;所以爷爷的命就那样平淡无奇的一路过来了。因此,爷爷80生日那天,子孙辈无不克服各种困难聚一起了;这样聚会本身的意义已经超过了吃喝玩乐等甚远。等装模作样的喝了一丁点的酒后,我忍不住“教育”起父亲来。父亲总是避而不谈。第二天,爸妈都特严肃的对我说,你以后千万不能喝酒,话太多。心头哽噎。不断的重复只是因为内心深处对父亲舍己为我付出的愧疚。

奶奶的身体却不比往昔了,真希望世间无病疾,万千白衣天使失业了也无所谓。只是痴人说梦吧了。

姑姑家那只对我熟得不得了的大狗竟毫不留情的咬破了我的手,我从梦中惊醒。

友情:
我想我忘记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某个心血来潮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尽管短短几秒,或废话连篇,却是贴心的温暖,我们不曾走远。或许因为当时学习不认真,对中断的理解有严重的偏差,以至总固执的认为无故的打断正常运行中的程序,除了带来一大堆烦琐的额外操作外还可能带来意外甚至事故。于是,渐渐了,一帮学电的朋友们就这样失了联络,若断了线的风筝。看来对中断如是理解的绝非我一人了。如此,倒庆幸了,总算未曾违背了“物以类聚”的常理。只是,这样解释的前提想必是“唯物”的综合了“人”与非人的“物”的概念了吧。

一个朋友说,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的关系最终只能是0或1,即陌生人或密友,不存在0.5。这样的理解总是有些狭隘。对任何一个人,总可以找到无穷多的时刻对应为0,但是如果对他做某个时间断上的积分,却是别样的天地。同样,当简单的某个时刻的0或1是如此的令人沮丧时,何不悄悄的作个积分呢?多年后,回头看,就算你与某个人有0.001的关联度,也是你过往中不可忽略的一部分。淡然说笑。

爱情:
套用《武林外传》中的一句话:春天在哪里?

又晃荡了一个星期,应该做些什么了。

2 thoughts on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