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情歌,等

By | 2006 年 03 月 14 日

电台情歌:
宁静的深夜里,莫文蔚的声音显得那般极具魅力的穿透,穿过各种各样的频段,透过形形色色的收音机,伴着主持人慵懒而温柔的声音,抚慰着守候着那段频率旁的人们。曾经,我就是那些人中的一员:11点准时上床,准时收听同一档节目,听同一个主持人的声音,不同的是我无法预期自己的睡眠时间。入眠时,时间是静止又跳跃的。那是一个被电波沦陷的学生时代,没有课的午后,会习惯的调到同一个频率,然后奢侈的泡杯速溶咖啡,依着板凳,拿本书,无需是村上春树或尼采,高数,数电甚至故事会都会在调着音乐的午后阳光里打着瞌睡。再后来,却渐渐听不得午夜的声音,而电波里一个个熟悉的声音也渐渐远去,不知所踪,加之当年的音匣子在多次高空跳楼摔折了肺腑继而被我反复肢解并勉强凑成一团挤出个把再也放不回去的肋骨后束之高阁。渐渐的,闭上眼就可以把自己脑瓜想象成收音机的日子一去无返。后来,尽管后来到北京后也曾试图在网上听了一次南京的广播,同样寂寥却闪着点点城市冷光的夜晚,同样的频率,同样的声音,甚至同样熟悉的老歌,听歌的心情却味如嚼蜡,物是人非的感觉。一切都没变,除了一波波的听众。

电台情事:
可以想象得到,此处的情事无关于我,如同某些人喜欢标榜的“此情无关风月”那般。才到大学的时候,网络还是奢侈的;平淡的休闲时间里“触手可及”的似乎只有那些围绕的耳边的电台声音。起先会喜欢听一些流行榜,或暗夜里有些深沉却敲得恰到好处的地下摇滚,尔后却迷上了深夜里那种纯粹的谈话节目,一个倾诉者,一个慰藉者,无数的聆听者。爱的,恨的,合的,分的,酸的,苦的,喜的,悲的,兴奋的,沮丧的,欢天喜地的,痛不欲生的,林林种种的情事总能把小小的音匣子塞得满满的,甚至欲罢不能。如是,也算看遍情事冷暖,笑看阴晴阳缺。后来,只听纯粹的歌;再后来,什么都不听了。

电台情人:
我努力回想了很久,才想起当年这些陪着我们度过无数青春年少的DJ情人们:陈楠,文兰,小龙,娜娜,黄凡,成成,杉杉,王丹……还有很多想不起名字的DJs,比如那个深夜里喜欢喃喃自语的DJ,沙哑而磁性的说着故事,忧郁而令人着迷,只是他,却似乎那般的格格不入:后来他的那档节目取消了,他被调去做子夜的一档性健康节目,再后来我都忘记他去哪了,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能想起他的名,庆幸的是我记得他的那些些黑色的摇滚曾伴过屈指可数的黑夜。当然,这么多的DJ里,却没有遇到过万峰般的个性DJ,幸或不幸?不对,却是遇到过!一个前卫的女DJ,言辞极其张扬而个性;于是Highji坚定的走上了Xjokes的不归路,我也不幸落网,不同的是,他口才好,所以他成了X Jokes的讲师,而我却只好认命的做X Jokes的学生。当然,那时候也会他们当星星看,所以某次的中午荒郊外的荒坡上的力行馆,朴树和黄凡去做了一个见面会,但朴树始终没有在他白桦树最火的时候清唱一曲,黄凡的墨镜也始终没有摘去。现在想想,或许那时太把他们当回事了,还真以为他们都无需吃喝拉撒,油盐酱醋呢。名人,有时就那么回事。鲜亮的镁光灯下藏着太多的未知。

下铺的兄弟把GF给他的闹钟上紧了发条,于是宁静夜里无数看不见的秒被无情的劈成两半,从左右耳呼啸而过,惊慌失措,无所适从。所以,把这些早就想写出来给曾经的电台岁月的记忆碎片列出来,只是,给谁呢?

4 thoughts on “电台情歌,等

  1. dodo

    改版了,真漂亮,先赞一个!!!!

    每天这么匆忙,不停下来想想,真把以前那么多时光,都忘却了

    有这么些碎片,才有面对琐碎生活,不让自己平淡下来,继续前进的动力:)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