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

By | 2006 年 04 月 05 日

今年的清明与去年如出一辙:同样的阴霾,同样的电话与同样的四月五号。

对清明的记忆是零星的:早晨,奶奶会很早的起来,用河边的嫩柳叶烙一锅芬香的蛋饼;中午,陪着爷爷去祖父,挖一帽土盖在坟头,然后烧些纸钱,磕磕头,坟被淹没在无尽的黄得灿烂的油菜花中;下午,学校会组织扫墓,据说是一位烈士,他的坟离小学不远,三四分钟就到,于是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所有的小朋友都排成一条长队,慢慢的绕过田中间一座渐渐下沉的长满杂草的坟,然后整齐的回校。现在回想来,倒是很好玩。

清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