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2002)

By | 2006 年 05 月 25 日

闭上眼,一张美丽而忧郁的脸庞渐然浮于眼前。5月,家乡早就没了灿烂若海的油菜花,却是一望碧绿的麦田;乡间的小路旁偶尔朵朵晚开的豆荚花,淡淡的紫。5月,一切都悄然的深绿,我却难以忘却4月五彩的缤纷。

—————————————————题记

注:2002年的5月,母校百年校庆,却得知姐姐意外去世的噩耗,故有此文。

姐,你在那个世界好吗??!!
引用地址: http://xici.net/b2726/d5456348.htm [复制] [超文本复制] 返回《南大我的家》 关闭窗口

ID: 00331686 不心 发表于:2002-5-22 20:14:05
 
  如果说关于她再次进了疯人院或是再次出走的消息,我倒也许一点也不惊诧,但是,我听到的是噩耗。
  表姐在其他人的眼里早就不是常人了,但是我不怎么肯认同,或者说我对她的认识依然停留在童年。至于她现在的变化,我只敢认为那是她生活的环境和她所经历的变故所引起的,而且我一直相信她回和以前一样的。但是现在这个想法也只能永远是个想法,因为她去了。
  我的童年比较的单调,几乎有很多的时光都是在我表姐家度过了。表姐是我大姨妈的女儿,幼师毕业以后到幼儿园去了。但是记得她似乎不喜欢做幼儿园老师,因为我问过她。然而现在所能记得的就是小时侯要她坐在床头讲红帽子和渔夫,然后渐渐入睡。如果有什么特别深印象的事留在记忆里,那就是有一次她问我哪里最白,我想了想以后告诉她,我的屁股。当然现在再也没有那样美好的童话和天真的问答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姨妈家我也不怎么去了更多的时间是在无止境,无休止的学习里。等到大姨夫去世,大姨妈改嫁以后,我几乎再也没有去过她家。而我对以后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只是零零散散从别人的嘴中得知的。
  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姨夫的去世和大姨妈的改嫁对于这个脆弱的家庭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对我表姐以后的影响是那么的大。大姨妈嫁给了一个像好人的无赖,至于走的时候也没有和她原来的家庭产生财产瓜葛,我现在也不知道,也不清楚姨妈的改嫁是她自己的主动还是被动,我只晓得那是一个导火索。也因为这件事,我的表姐变得神经兮兮的,她的妹妹(也是我的表姐)终生不孕(据说是怀孕后被大姨妈以后的那个男人打了的,现在到马来西亚打工去了)。曾经听说她下海口要写一本关于精神压抑的人的书,那也许倒是她对自己认识最深,最真实的一面,尽管大家只是认为她在说胡话,只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她为什么会精神压抑,也许只会和她那复杂的家庭北京有关。所以一直到她的精神状态一直是恍惚–略清晰–恍惚……她每次的恍惚必然和她妈以及那个男人有关。最近的一次是我最清楚的–她妈拒绝承认这个女儿了,理由也很简单:一个菩萨认为他们家如果和她女儿家继续交往的话必然没有好下场。于是,我表姐这边也算是不是个好下场,不晓得那边是不是艳阳高照着,宏图大展着。
  印象中表姐似乎对真爱从来没有放弃过。就在她父亲去世的时候,她的笔友兼男友拒绝了她。再后来,她也似乎没有接受过其他的男人,尽管她的丈夫很好。她丈夫属于那种标准的好男人,几乎什么活都是他做的,家里的房子也是他做女婿以后盖起来的。而她反复无常的病变也使他放弃打工的几乎而窝在家里。只是这一切依然没有留住她。
  我老人们说,我表姐家以前是个大地主,到了我大姨夫的时候已经衰落得差不多了,而现在他的后代也不再了,这也许是这个家族发展到最后的必然结果吧。尽管我对表姐早就生疏了,尽管她的许多想法现在我也没有办法知道,而且永远也不知道,但是我只有祈求她在那个世界里有属于她自己的新生活。
PS:早就听说了她的死讯,就在我回家过来后不久,至于死因我现在也不晓得。听家里人说,早上她吃了个药片,然后下楼后就倒地上了,等到了卫生室,她已经解脱了;也有人说她自杀了。仔细想想,也许死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最好的生活。然而我实在不晓得她那丈夫和她可怜的女儿会怎么活,也许她会保佑他们吧!
  本来以为自己隔一段时间会把自己的思绪理清楚的,但是似乎到现在也没有。把这个故事,这个自己也不清楚的故事贴出来,只是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姐,你在那里好好过吧!那里毕竟有你的亲爱的爸爸,还有你那未出生的小侄子(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