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2003-2)

By | 2006 年 05 月 25 日

作 者: HoBo
标 题: [人物]姐姐(2)
时 间: Fri May 30 14:09:57 2003
点 击: 40

她叫嫒媛,是上面提到的那个姐姐的妹妹。可与她姐姐相比,她们俩的性格完全不同,姐姐很内向又有点不懂事而她却外向而懂事多了。

但是倒是不常看见她,倒是以前上学的时候回偶遇回娘家的她。那时候的她和现在看来倒是没有任何差异的,在我看来,她依然是青春美丽的。然后她就去马来西亚打工去了。

再次相见是在她回国以后,是因为知道她奶奶的死讯回来的。她奶奶在她姐姐离开后不到一个星期就崩溃了,所以尽管她赶回来了,却只看多两尊遗像,而她替她姐姐买的首饰等等小玩意都静静的躺在她的口袋里了,因为,它们已经没有了主人。这些东西她似乎都给了她姐夫吧,一来算是留给侄女的礼物,二来怕也是免得睹物思人吧。

她们俩姐妹的遭遇都很离奇,姐姐的遭遇如上所述,而她呢,因为她转嫁的母亲还有那个属于她母亲的新的的家庭的缘故,失去了做女人最自豪的资本——她被那个畜生无端打了,从此失去了做一个快乐母亲的能力……

在我家相遇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出这个孩时的玩伴,尽管那时我才6岁而她也只有15、6岁。由于她刚刚祭拜过她的奶奶,所以还可以隐隐看见她挂在眼角的泪痕。这泪痕让我心痛,也许它曾在她知道自己永远不能有孩子的时候曾出现过吧。也正因为此,她才决定暂时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去南洋的吧。可现而今,原本一个四世同堂的看似完美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只剩下两个人,她姐夫还有她侄女。也许她在飞机上还幻想着姐妹团聚共诉衷肠的吧。事实却是,空荡荡的家中除了一张早就熟悉的她父亲的遗像外,竟然多了两个陌生的遗像,尽管上面的容颜曾是如此的熟悉。

尽管如此,她倒也很不乐意把自己不快与苦楚写在脸上告诉她周围这群关系着她的人,所以她忍着心痛,开心的告诉我们自己的马来西亚的“美好”的生活。可是谁都知道去南洋打工的艰辛,但是她依旧在诉说着她的童话,一如小时候她讲给我听的童话那般美好而令人神往。她使劲描述着那里美丽的风光,那里稀奇古怪的风俗人情,还有那里优美的旅游静电还有安逸的工作环境……她一直说着,目的只有一个:让我们相信,她曾在天堂。如果回忆可以让她,让大家忘却痛苦,我愿意一直聆听她的“童话”,一如既往的。

她来我家的时候,我妈妈也出乎意料的热乎起来。也正因为此,我才从妈妈的口中知道小时候竟是如此的不懂事与自私(也许现在也是吧,可是至少自己还没有太觉察到)。那时候,她妈妈从亲戚家带来一袋子的梨子,不小心被我先发现了,尝了一个,味道不错,于是我就使出吃奶的力气把那一袋梨子使劲往家里背。尽管路途遥远,尽管道路坎坷,尽管梨子的重量实在不适合一直瘦弱的我,可是我还是没有抵住梨子美味的诱惑成功完成了这次伟大的搬运工作,由于一只兢兢业业的小蚂蚁。可是,她回来以后知道了这件事,很是生气,毕竟那些梨子带回来的主要目的是给她们姐妹俩的。所以她就发誓再也不让我这个自私鬼到她家玩!当然,现在她是绝对不能记得这样的事情的,倒是被我妈妈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当然,其中我的功劳也是巨大的,因为我一直拿这件事情来笑话她是个小气鬼~

如此一来,她并毫不犹豫的把我小时候的糗事免费拿出来做大家的第N次饭后笑料:小时候自己就很黑,所以她们老是取笑我。有一次,她们依旧逗我,便问我哪里最白?我看看胳膊和手,乌七八黑的;再看看大腿,也没有她们的胳膊白;再照照镜子,还是和自己的乌爪差不多颜色。突然想起晒太阳多会变黑的道理来,所以毫不犹豫的回答她们说:“我的屁股最白!”。她们说不信,得看看,于是我想也没有想就……结果却不是:(呵呵!

过年回家的时候再次看见她了,似乎和她先生的感情还好,不过听其他人说她先生不是等闲之辈,好沾花惹草。如此,倒真心希望她先生安分一点。因为我不知道姐姐短暂的人生里已经经历过如此多的坎坷:早年丧父,再是无端卷入一个未知的争端而永远不孕,再是自己最亲的两个亲人一声不吭的离去,连最后一面也没有看见。她还能不能再承受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婚姻危机的打击呢?但是不管如何,真心希望她坚强,希望她幸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