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By | 2006 年 05 月 28 日

@[email protected]

敲下标题,习惯性的留下一个表情。当然网络的虚拟化模糊了很多表情的真实性,比如,刚刚那个时刻,真切的表情是类似于*_*或+_+;但,还没习惯用后面这两个,一来是我相信没有任何人会看到我此刻的表情,连我自己也看不清,因为我没有镜子,和大家一样,我也只能感觉,二来则是,厚厚的眼镜下再丰富的表情也会被符号化为@[email protected],如果一脸的沉俊下隐藏的太多的未知,谓之曰:“谁都有秘密”。

对门的宿舍刚刚还在竭力的吼着“我好像再活五百年”,症状基本可以鉴定为:酗酒,K歌或失恋后短暂性精神失控导致的非自控性生理行为。侧耳听了会,声音竟越来越小;于是竟更拼命的去听了,于是就愈加陷入庸人自扰而不能自拔的窘境了。对,我应该很NB的冲过去,使劲的砸砸门,然后粗着嗓门喊声:“Hey,哥们儿,小点声,老子要睡觉了!”这个情况是某种情况下成立的:1.我喝多酒嗑错药了;2.我认识上帝并让时间倒退二十多年,使得我出生那刻就注定成为一个魁梧似斯瓦辛格般的肉男。当程序运行到一定阶段,先前所有关于If,Else的判断语句都失去其相应的时效性,所以我只能静静的忍受着想象对门不知名的哥们再活五百年的艰辛与幼稚。我的确不认识他们,对门和右侧隔壁宿舍的人来了右去,换了好几拨人了,于是我的无知尚可理解。我塞上耳塞,可没有音乐。

我不想听歌,也不想睡觉,可我的确很困。所以还是睡吧,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