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的六月末及未知的七月

By | 2006 年 06 月 25 日

6月的慌乱,有点让我措手不及,这是我始所未料的。从月初接二连三的实验到后来的灌水文章,再到现在,整个六月的我都似梦游一般。再加上后来穿插其间的世界杯,睡眠问题更加凸现出来。

从早期1个星期左右准备的实验到后来2-3天一个周期,强度一下加大了太多;恼人的是,实验结果都不理想,甚至可以说完全不理想。

一个月前就惦记着农历五月二十七给家打个电话,因为外婆那天生日,而且会到我家去。按照我们那的习俗,83岁老人生日那天应该到女儿家避难,因为83岁在他们看来是命里注定的一道槛。只是,不小心的是,到了昨天自己才发现,自己真的错过了:昨天已经是农历五月二十九。赶紧电话回家,得知外婆没有到我家,而是被她大女儿接过去了。如此,内疚才退却一点点。

当然,六月的事情罗列起来远不止这么多:比如,室里动员人力参加所里的合唱大赛,参赛曲目是《八荣八耻正气歌》。不要诧异,不要反感和厌恶,因为我们的的确确把它从头至尾唱下来了,而且熟记于心。唯一遗憾的是,正式比赛的时候,某个评委居然给出了66分的罕见的低分,简直想揍他!完全不懂得尊重。当然,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得了第二名!不过是倒着数的。可怜自己五音不全,五线人识,真难为其他的同胞们了,而且老把歌曲前面的一段Intro联想到《蓝》片首那段美妙的钢琴曲,哎。

七月开始前的一周,小老板也去了韩国,实验的事被暂时缓了缓,可生活依旧错乱:周遭熟悉的人们渐渐离开这个熟悉的小院,去各自的工作岗位。

七月,也该恢复了早餐,也该拾起羽毛球,或者到处乱走。

One thought on “错乱的六月末及未知的七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