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Schoenberg

By | 2006 年 11 月 13 日

Michael是纽约大学的教授,今天碰巧到我们这里做几个简单的报告。不得不承认,当你还处于学生阶段的时候,你还是很幸运的,至少,你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报告,本专业的或跨行的。报告多了,做报告的人也就形形色色的都碰上了;报告多了,听报告的人也就三三两两的都油条了。

Michael已经上了一定的岁数,但精神矍铄,作起报告来一丝不苟:至少,他是所有来做报告的人中我唯一遇见的拿着水笔在写字板上详细画示意图讲解的人。但,如此的热情也导致了水笔的受宠若惊,于是它们全部罢工。除此之外,他讲课的态度非常值得赞许:他经常会要求站在他身边的老师(邀请他来做报告的教授)用中文讲解他所提及的某些词汇或短语,以免下面的听众听不懂。这也不算奇怪,因为之前我们遇到过一位更热心的外国友人:当时他过来做讲座的时候带过来一位助手,至少我们开始都是这么认为的;当报告开始后,我们发现那位年轻人竟然是他请来的在中国的留学生以帮助他做同传,当然,那小伙子的中文好的让我们咂舌,唯一遗憾的是,呃,他完全跨专业了,以至于碰到专业词汇就卡壳。

Michael的另一个闪亮点就是无与伦比的幽默。老先生对电脑似乎并不太在行(这点和我们老板有点类似),因此做报告的时候怎么都无法用顺Acrobat Reader(很奇怪为什么是它而不是PowerPoint?其实很多老外都是把PPT转成PDF做报告的),不是缩放得太小或太大就是点击左右或上下的工具条点过,如此反复几次竟一人径自在台上发出“咕咕”的声音,像极了学青蛙叫的三岁小朋友:)

Michael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长得太像爱因斯坦了,以至于我不得不把他的这个特征放在这最后单独的列出来,当然,我也是非常后悔没有带着相机去听报告。最后主持人在所有问题都提问结束后向他陈述了这一观点后,他特严肃的将手一伸以让即将离座的听众保持安静,然后郑重其事的用水笔写下了
“E=MC2”,随即用手将”2″改成了”3″。报告就这样轻松诙谐的结束了。

有空一定要拜读拜读他老人家的文章~~

2 thoughts on “Michael Schoenberg

  1. Pal Post author

    爱因斯坦是说“E=MC2”,但他认为,他自己只是像爱因斯坦,而非爱因斯坦,所以幽默的改成了“E=MC3” 🙂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