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otte

By | 2007 年 07 月 17 日

至少我们还有Hope Sandoval。

这首歌并不是她最典型的代表作,但透过她那轻柔、慵懒、清澈、忧郁却又细致的声音,令人无法自拔。

She’s got a rose in her smile
She says she knows and she does

And her mind aches
And her heart breaks
‘Cause she’s silly

Gonna teach her to sin
‘Cause I’m always knowing where she’s been
Livin’ on the wrong side of the tracks
And you know she’s never
Coming back

She’s got a smile like a flower
She looks so fine by the hour

But her mind aches
And her heart breaks
‘Cause she’s silly

Gonna teach her to steal
‘Cause I’m always knowing
how she feels
Livin’ on the wrong side of the tracks
And I know she’s never
Coming back

Oh no…

And her mind aches…
And her heart breaks…
‘Cause she’s silly…

To me (2x)

越来越鲜有兴致去认真的找来各位自己喜欢歌声的仔细介绍了,多少有些亵渎之意,各位不妨自己去挖掘,如果有兴趣。这里转一个xici的介绍:

永不调谢的白色小花:hope sandoval

永不调谢的白色小花:hope sandoval
boyziimen0414 发表于:2007-5-13 17:45:54

一直觉得,没有人再可以像她一样,如此的漫溢垂死的柔软与天真……
她有一个动听的名字,叫Hope Sandoval,Mazzy Star的女主唱,她有着淡漠的神情,敏感的心灵。她的嗓音轻柔而慵懒,似在你耳边呢喃,能够轻易地制造着幻觉。

她是一个内敛的女子,一个纯粹的歌者。她不热衷于接受采访或是进行巡演,而更喜欢呆在录音棚里,或是一个人静静地写词。即使开演唱会,也只顾唱歌而不与观众做任何的交流。即使接受采访,大多只是简单地回答“是”或“不是”,甚至缄默不语。乐队也因此始终与流行势力和娱乐工业隔离,得以保持其非主流的气质。
Hope Sandoval出生在一个有着墨西哥血统的美国家庭,她曾在高中时与好友Gomez成立民谣乐队“Going Home”,其后被“Opal”女主音Kendra Smith引见给一个影响她命运的男人——David Roback 。后来Kendra 意外出走,于是 Hope 顶替了她的位置,与David成立了“Mazzy Star”。
David和Hope各有所长,相得益彰。他们彼此欣赏,并坠入爱河。Hope的嗓音清澈而忧郁,如同黑暗中点燃的一束火花,尤其适合acoustic,再配上David或凌乱或简洁的原音吉他,和为她量身订做的曲调,共同诠释着他们对音乐的理解。

Before I Sleep

若不可播放可在以下链接试听http://webdisk.cech.com.cn/media/file_media_2911031.html
Mazzy Star的第一张专辑《 She Hangs Brightly 》在两人的默契合作下于1990年发行。David和Hope的一弹一唱,一曲一词,配合得天衣无缝。总觉得这张专辑与他们后两张稍有不同,仔细聆听,会于清冷悲伤中发现丝丝甜蜜味道,柔美而温婉,比如I’m Sailin和Be My Angle,就像是闪烁不定的星星那样,随意而洒脱,使人捉摸不定,浮想联翩。也许这时的Hope在她的爱情中看到了幸福的吧。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发行该唱片的厂牌“Capitol”是古罗马的丘比特神殿的名字。冥冥之中,Hope的声线早已与David的琴弦纠缠在一起。

Into Dust

若不可播放可在以下链接试听http://webdisk.cech.com.cn/media/file_media_2911030.html
93 年的《So tonight that i might see》发行之时,两人已经不再是恋人关系,但乐队并未解散。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始终贯穿着整张专辑。无限的阴霾和悲伤都恰如其分地隐藏在那淡淡的鼻音之后。内心敏感的Hope或许早已预见了结局,他们终究会“like two strangers, turning into dust”。一开始的就是首破裂了的爱情之歌Fade Into You,在acoustic吉它的打底下,slade吉它手法奏出来的清洌的声音和着hope喃喃自语的吟唱。最喜欢Five String Serenake,David的纯acoustic吉它弹奏和有迷幻味道的slide手法再配上Hope清冷的好象我行我素的低吟,让人无法逃遁。小提琴的加入无疑让这样的杀伤力就更加厉害,但是她们并没有肆意的加强这种感染方式,所要做的不过让你在恍然间偷窥到那么点冷清的影像,真的就象在梦幻里,她悄悄的来到你的身边,悄悄在你你耳边低声的诉说着那么多不经意中失去的回忆。

Flowers In December

若不可播放可在以下链接试听http://webdisk.cech.com.cn/media/file_media_2911022.html
《Among My Swan 》是Mazzy Star发行的最后一张专辑,此中收录了“Flowers in December”、“Still Cold”等知名的曲目。成为David和Hope的绝唱,也似乎是个终结,与我们无关的,爱情的终结。也许因了这个原因,这张专集满是压抑的焦灼不安,愈发模糊不清的吉他和仿如隔世的滑动,在一片泛滥的失真中绝望地与Hope的声音缠绵。而Hope 仍是那样梦呓般唱着,声音里透不出一丝希望,垂死一般的迷离缥缈的嗓音。一切都飘飘渺渺而无法自拔的沉沦下去,直至死亡……
喜欢在一个人的夜晚听Mazzy Star,仿佛徘徊于希望与绝望之间,黑暗的视线已看透一切幻觉,如一纸烟花般破碎,轻易便会跌进Hope那如幻如梦、如泣如诉的意境,她用她那毫无感情的声音,残酷地捻灭最后一丝光亮,在她蚀骨得有伤中一点点坠入,不由自主地在飘忽的空间中自我放逐,沉沦得一塌糊涂后还会心存感激……这就是Hope的魔力,冷酷无情却让人沉醉其中。她如同寂寞的幽灵,在放逐自我的同时也被世界放逐,留下如梦寐一般的虚无和令人心悸的哀怨。
现在耳边的这歌声,迷乱寒冷,让12月的寒冷刺穿我深裹于羽绒衣中的躯体。玻璃窗外面是支离破碎的巨大城市,于灰色高架下,冷漠看着运转的时间,眼睛光顾到的只是世界的碎片,在一片眩晕的灰尘中间颤抖、剥落……唯剩那层层叠叠的迷茫之声回响在耳边:“I drove my car into city lights .Drove down the road that I am on.Cry, cry,for you.”

Charlotte

Mazzy Star解散后,Hope Sandoval与前白色噪音鼻祖My Bloody Valentine的鼓手Colm O’Ciosoig,以Hope Sandoval&The Warm Inventions的名义推出了一张唱片《Bavarian Fruit Bread》,和两张EP,《At the Doorway Again》和《Suzanne》,这些传承Mazzy Star风格的唱片,Hope迷人的声音依然咏唱,蛊惑着我们不安的渴望爱与被爱的心灵,却不再有从前悸动的灵魂。因为爱已不再,希望也随之消亡,依旧的只是混沌、苍茫、失落与迷惘。
也许这一切早已注定,Mazzy Star是这个秀场时代的隐士,他们不属于我们的舞台,他们永远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夜空,而他们的音乐中的爱情已经沉没。暗夜里,那些关于生命、关于梦想的传说已经不知去向,我们无法再向本身迷乱的星辰索取更多。也许Mazzy Star诞生的同时就孕育了他们的消亡。也许,死亡正是Hope最终的归宿,因为只有死亡是亘古不变的………
湖心的天鹅已然消殒,燃尽了一片星辰,十二月之花,也只向着天堂独自开放,愿Hope在她的香草山上一切安好。

感谢SIBLE提供的文章《致我哀伤的缪斯—Hope Sandoval》,本人只是做了一些音乐及图片方面的排版整理,希望大家能喜欢。
Dro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