釵头凤

By | 2007 年 07 月 31 日

南宋山阴(今浙江绍兴)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阕《钗头凤》:

其一: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其二: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尝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瞒、 瞒、瞒。

前者为南宋著名词人陆游,后者为其前妻唐婉所作。当然这里不是要探讨陆游与唐婉的悲剧爱情故事,而是要推介一下这首名为《釵头凤》的歌,以及其歌者——包美圣。

往回翻了一下主题音乐列表,竟真的没有推过包美圣的任何一首歌,虽然我现在闭着眼睛都可以列出十来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来:《兰花草》《捉泥鳅》《那一盆火》《走向你走向我》《看我!听我》《你在日落深处等我》《梅雪争春》《小茉莉》《小秘密》《撒落一路杜鹃花》……

1977年,包美圣还在台大历史系念大三,碰巧参加了第一届金韵歌手比赛,获得了优秀歌手奖(陈明韶是冠军,关于她或许在以后会稍微介绍一下吧);次年包出了她的第一张唱片《包美圣之歌——你在日落深处等我》,其中就囊括了《兰花草》《你在日落深处等我》《捉泥鳅》等,当然还包括本文提及的《釵头凤》;80年的时候包美圣离开了歌坛,出国,为人妻母(与徐晓菁相似),继而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04年的时候,包美圣,杨芳仪与陈明韶重逢于台北参加“好民歌”演唱会,而据称包现在的职务是新竹科学园区的高级管理顾问(来源)。02年的时候,滚石发行了一套《台湾民歌重逢系列》,其中重新收录了包美圣的歌曲,以《重逢之包美圣》公开发行。

论及包美圣,可能大家印象最深的还是她那稚若童音的女声吧,比如《捉泥鳅》和《兰花草》;当然她的声音里多少还糅合了些许古典美,相应的她的专辑中也有不少诗词改编的曲子,比如《釵头凤》,《雨霖铃》,《枫桥夜泊》等。所以这里还是给大家听听这首相对偏一点的歌吧——《釵头凤》。(注:很抱歉,能获得的包美圣的资料实在太有限了,其中可能会有不少错误的地方,请大家指正。)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附录1:专辑《包美圣之歌》上的一段简介:

包美圣,她是台大历史系四年级的学生,纯真而又充满耐人咀嚼的深度,平时她除了弹得一手好吉它及钢琴之外,谱曲、填词更是她的另一项才情。基于她那愈掘愈深的音乐才华,我们决定出这张唱片,献给所有爱好校园音乐的朋友!
在这张唱片的12首歌中,我们能体会到一个女孩在成长岁月中的种种心路历程……从《捉泥鳅》、《悟于19》、《风筝》到《你在日落深处等我》,包美圣内唱的不再是零星的感触,而是在成长的历程中,你我都曾有过成串的回忆与憧憬。
藉着歌声的流曳,在淡淡的旋律之中,期盼您来共享那片难以忘怀的日子……!

附录2:包美圣自述:

  对我来说,以前对于民歌的投入可以说是「无心插柳」,并没有特别去耕耘。

  当时的「民歌」几乎没有一点商业气息,印象中大家都很单纯,当然,也有人很响往歌手生涯。而我是很随性的,跟整个民歌界的人也不是很熟络。那时我在台大念书,唱歌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活动,常常是到各个校园演唱,唱完我就赶快回学校,因为我是还要约会的。另一方面,我并不喜欢那种录音、录影的生活,时间很难控制,常常弄到很晚。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大家录影录到清晨,然后一起去永和豆浆,接着王梦麟说要送我回宿舍,他骑着重型铁车在还没拓宽的新生南路上,简直在飙车,我觉得有趣,又觉得很担心。万一出了事,清晨一对男女,人家不知道会说些什么……

  当时唱过的歌中印象最深的是<小茉莉>、<那一盆火>,都是唱片公司拿给我唱的。从现在倒回去看,我觉得唱<小茉莉>时是我声音最干净的时候,给我简单、纯洁的一点怀念。还有一首<捉泥鳅>,也不知为什么大家就是觉得很清新,出乎意料的红了。

  那时在大学里面,同寝室的好友向我分享了一个交友的经验,刚好双方的人我都认识,我就抱着「我唱给你听,再唱给他听」的心情,写了<成长(悟于十九)>这首歌,「告诉你们问题其实没有这么严重」,而其实就是一个醒悟的感觉。

  后来就很少再去听以前的歌了,不过偶而听到,会有「回到老窝」的感觉。那一段时间只是我生命中的片段,把它拿来回忆可能比较好。

2 thoughts on “釵头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