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驴日记》之祭

By | 2008 年 11 月 25 日

电驴对我,已是一个遥远的符号,若不是看到这WLWriter中的《电驴日记》草稿,恐怕也不会再提起她来。

她着一袭美丽的红色,红得令人心醉。每个清晨傍晚,则化作一串红,在拥挤的人潮中穿梭流动。只是,如我大部分的物件,她没有任何一张照片,所以,任何关于她的美丽只存在见过她的人那记忆的深处,惊艳而陶醉,却无处寻觅。

只是,有一天清晨,我愕然发现,她不再在那熟悉的地方矜持的等着我了。这个宁静的夜,她绝情的离我,私奔去了。这是个月圆的夜。以前宿舍哥们说过:月圆之夜易偷情。“定不是她的绝情,而是被垂涎她美色的歹人劫了去”,我却一直这样坚定的认为。

至于《电驴日记》,也只开头写了几个字,便不了了之的留在了草稿中,如今倒是可以心安理得的删了罢了。

是以乱祭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