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四月

By | 2005 年 05 月 05 日

在五月,回首四月,会是哪般的风情?

四月,北京的风沙不期而至,飞沙走石,深藏淡淡的无奈。

四月,风传许久的百合又开了,这却引起新百合与野百合的血统之争啦。只是,看过那被风霜摧残过的百合,如何能忘情的置身其中?不若,装作一个冷血的局外人,冷眼看过风雨。至于那ID,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这么让她和风月的百合们一个在风中苟且着吧。

四月,朋友风尘仆仆的从南京赶来,却又急匆匆的走了,挤在五一拥挤的列车出发之前,绕道石家庄再飞回南京。甚至,都不曾能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谈谈,谈谈过去,骂骂现在,想想将来。四环上,车水马龙。

四月,修了自己的破车。于是,再也不走路上下班了。这般,会不会错过许多风景?

四月,就这样一去不返。

2 thoughts on “走过四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