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乎

By | 2005 年 06 月 09 日

大学的高数老师栗熙去世了,前些天的时候才在Highji的Blog看到这个消息。当大学的生活渐渐淡忘,猛然听到这样的噩耗,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稍稍停下思绪,竟是如此熟悉的景象,挥之不去。

栗老师是个非常慈祥的好脾气。可惜,年少的我们大多不懂事,在老师的仁慈看作懦弱,把时光的挥霍看作享受。于是,他的课竟成了我逃课的首选:几乎从不点名,从来都不会难的作业,当然还有我们认为昏昏欲睡的授课。所以,一般情况下,听他课的只有100加几个零头光景的人,其中只有10多个人认真的听,10多人自己看自己的书,还有3,40的人或旁若无人的闲聊,或低声私语。某次考试前的一次课,栗老师因为觉得自己授课的内容不够大家应付考试,结果选择了自愿延长一个课时。谁想,不懂事的我们竟因此而一直在下面叽叽咕咕。终于,栗老师突然听下他的课程,特别真诚的对大家说:“同学们,这段很重要,我就讲完了,你们就安静一会吧,我求你们了。。。。。。”下面一片肃静。这是大学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栗老师是个好老师,上课对同学们认真倒是必然。可惜,我们大多不领情,或是因为课本是他写的缘故,我们多把他讲课的内容与课本极其雷同作为托辞。当时班里有三个非洲的留学生,两个来自马里,一个来自坦桑尼亚。他们来中国之前只进行过一年的汉语口语强化训练,因此只能与我们勉强用汉语交流,而老师讲授的课程大多听不懂,更何况大学里有不少口音特别重的有性格的老师。这其中恐怕只有栗老师的高数他们是学得最舒服了的,因为每次课间,栗老师总要特地关照他们,让他们到讲台旁听他再用法语给他们讲授一下重点。

不仅如此,栗老师也很风趣。某次课间,栗老师去了教师休息室,却忘记把讲课的话筒关了(当时我们听课的教室比较大,所以老师讲课多配备无线麦克风),于是他在教室休息室的话在整个教室中无比的清澈:
“上次遇到***,他跟我说,栗老师,你们那里有漂亮的小姑娘么?给介绍介绍。我当时就对他说,有啊,我们数学系的姑娘可漂亮了。。。。。。我一定要帮他找个好姑娘”
当上课铃响,栗老师和往常一样再次走进教室的时候,一片哄堂大笑。而他,却一脸的无辜:P

写到这里时,竟忽觉手脚冰凉:不是因为死,而是因为生。

4 thoughts on “逝者如斯乎

  1. liz

    那时候确实挺不懂事的
    不过四节数学连着上下来实在很痛苦,我现在肯定坚持不了

    Reply
  2. Pal Post author

    四节课高数确实挺恐怖的。不过那时候我们一般上两节。

    只是,再怎么想都觉得当时忒不懂事了 😛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