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的看门人

By | 2005 年 07 月 12 日

刚到GSCAS的时候就特感慨,首都就是TMD不一样,哪里都杵着个人,笔挺笔挺的;当然,写字楼也杵得挺直挺直的。这样的观点持续了没多久就因为缺乏足够说服力的证据而被另一种观点所替代:中国的城市本质上都相似,但却会因为你所认识的人而大不一样。北京有钱的说法在前次OStar从韩国过来玩的时候被再次提起,但在一袋烟的功夫之后他便再也没有提起过。不可否认,从机场到北京饭店那条路已经路两边的景致很奢华。

这些却似乎离我本愿讲的东西相去甚远,所以不得不再回到GSCAS,回到宿舍。

刚来的时候就遇到宿舍楼下的很多保安GG(其实他们的年龄一般都比我们小,而且小很多,17,8岁的样子,稚气未脱),特别热情的帮我们搬这样搬那样,大热天里。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了,每天就看到他们在宿舍楼下门口站得笔挺,拦住每个过往的行人察看证件,或者替每个从楼里出去的人开门,以及特殊时候的任何主动协助。那个时候宿舍楼下有一个指纹检验机器,因此刚入学的时候我们就被要求过指纹采集,但那只是测试。那台机器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当时C语言老师给我们讲的一个笑话:如果要学电的打死一只蚊子的话,他们一般会对蚊子的轨迹进行计算,然后设计出一个杀蚊子的机器,根据计算出的轨迹去拍打蚊子,精度很高;但是机器一般会在冬天的时候很正常的工作,可惜那个时候没有蚊子;而在夏天蚊子泛滥的时候,机器基本都处于维修状态。这个比喻对我而言印象特别深刻,以至于我第一眼看到那个指纹认真机便早早下了这个结论。庆幸的是,那天机器果然没有辜负我,在勉为其难的工作了一个月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按过它。打那之后,保安GG们又开始了他们的重复工作。

一直以来都觉得他们挺苦的:一个人站在那里,没有人说话,没有时间休息,甚至都没有水喝,夏天特别热,冬天非常冷,尤其是夜里。每个月的工资少得可怜,算上饭补似乎是800多,唯一庆幸的是他们不需要考虑住宿问题,尽管他们住的都是地下室。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年上半年的时候。GSCAS把出入的大门换成刷卡式的门禁系统。令人欣慰的是,门禁系统还是没有走出灭蚊机器的厄运,在超常工作了2个月之后宣布再度罢工。与此同时,保安GG们的业余生活也开始略有改善:可以找个凳子坐了门口,或者坐到门后的角落,也可以与年轻的小MM们聊聊天谈谈心什么的,至于出入的控制早就没有以前那么的严格了。

对于这些,我倒是觉得挺人性化的;换而言之,我不晓得如果我处于他那样的位置这般的成年累月,我会不会疯掉。但,庆幸的是,还是有不同的声音的。部分同学因为睡觉或洗澡的时候不曾锁了房门于是被某些“君子”入了室,牵了羊,便埋怨保安的不是。

我记这样的事为甚???

2 thoughts on “楼下的看门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