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2)

By | 2005 年 07 月 23 日

继续昨日的妄想,我的心一路狂奔,回家。

其实,我并没有到家。早上8点多的时候T65才会到南京,南京的地铁站依然会很乱。想起《天桥不见了》。打一个车到南大汉口校门口,15块吧,又得从玄武湖地下绕一圈。但我去那里作甚?于是我直接打车去了我哥宿舍,他今天休息,可是这改变不了他宿舍脏乱的现状。

早晨的南京已经热得有些盛气凌人,我期待中的江南小雨觅不见芳踪,可怜了我躺在包里的雨伞。火车的摇摆让躺着的床变成一只梦幻的摇篮,我听见轻轻哼着的摇篮曲。2点多的时候我才醒来,然后去了那家小小的餐厅。我一言不发,哥依然会和那里服务员开着无所谓的玩笑。

我终究会逃回家。

于是,打车回中央门,我不时地摸摸自己的包。这里还是很乱。汽车是金龙,里面的电视无聊的喧闹着,这次放的还会是《东成西就》么?说不定改《头文字D》了。等车过了胡集,田庄,便在二环下了车。这个时候尽管天色并不算太晚,却很难找到出租车了。等,除此以外我并无选择,尽管我不得不奋起和满天的蚊子斗争,生存之争。

20分钟的车程,出租车司机没有让我们失望。只是,家里人看到车停下来的时候很吃惊。我没有告诉家里我会回去,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有打电话回家了。兴奋的不止是我妈,还有那只小黑狗,尽管我离家的时候他很小。

家里的晚餐一般都比较的晚,不过这个时候卖菜的早就收摊了。去奶奶家转转,看看爷爷奶奶,发现小姑奶奶也住过来了。而这个时候,离家不远的二小会从我小姑姑家跑过来,嘻嘻哈哈的。这估计是最后一次看他这样肆无忌惮的笑了,明年,他会长大,他会沉默,他会对我一言不发。

飞蛾在门口的灯泡旁舞蹈,我站到河边看着漆黑的水面和水面纷飞的萤火虫。想起Napalm说他是黑夜里的淫火虫,被我说他五行缺火的事来,忍不住笑一下。

又可以闻到熟悉的臭干味了,这是家乡的特产,不过在外面一般称作臭豆腐,闻起来特别的臭,吃起来却有别样的洞天。在南大的汉口路曾经忍不住诱惑,买了一枝,可它糟糕透顶的味道却也正好终结了我离家在外的任何想吃除了家乡臭干的念头。每次回家,妈妈都会跑去给我买一两份臭干,然后他们吃很少,而我忍不住吃下所有的。。。。。。

竹篾的席子很凉,天上的星星很亮。

One thought on “回家狂想曲(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