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6 上)

By | 2005 年 07 月 27 日

日子又开始了简单的重复,于是曾堆积在北京那些看似无限的思念竟在温柔的梦乡里融化得一干二净。我还在简单而重复的想着某些事。

我像废人一样躺着。

今天午后的阳光泛滥的灿烂竟有些收敛,而风也不再羞答答的淑女了。家里这个月的电话费没交,所以无所事事的我骑了车打算去镇上把钱交了。二小刚吃过午饭便又过来了,如此便屁颠颠的也要跟了去。于是,我装着很严肃的样子对他开玩笑:没有冰淇淋,没有西瓜,也没有果奶!他怏怏的出了大院门,埋着头慢慢的往他家的方向走回。我赶紧推了车追上前去,可他不管怎样都不信我的话了。等他到了他家门口,我感觉到他眼睛红红的。我郁郁的往镇上赶了。

电信局越来越近了,太阳也越来越吝啬了,倒是夏日里极少抛头露面的凉风竟无比的慷慨起来,肆无忌惮的拥抱着我。远处的田里地依然有人在劳作,街上的行人东倒西歪的赶着路,我背道而驰。

幸好路不远,至少我到电信局的时候,天还没有落雨。等关了电信局厚厚的玻璃门,迎面而来一样凉爽的冷气时,想起以前MSN上用得最多的Nick:Cry For Me, Peking,竟自恋的笑了。

电信局的人不多,左边一个胖乎乎的阿姨使劲侧着头低声煲着电话,另一只手捏着指甲钳对高踞在桌上的脚趾美容,见我进门,不动生色的把脚稍微放得文雅了些,再鼓起了腮帮对着桌子使劲吹了吹,然后掳了掳桌子,稍微转动了下身子,更加背对着我,继续她的缠绵。我转向右侧的那位看报纸的叔叔寻求帮助。屋子里再也没有其他人了。我忘记了我自己。

很快,我边离开了那阴森之地。推开门,迎接我的是暴雨前那种令人兴奋的燥热。

电信局附近有一个小学和一个初中,不过属于我的只有那个初中,于是我决定到学校里面看看,虽然我对里面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已经变得陌生。我像他们也是。

车到半路的时候,我有些犹豫。可是雨倒一点都不含糊,哗啦啦的往下倒。我只得狼狈的往那个小学里钻。我记得每个教室前面都有一个很宽的走廊,必然是个避雨的好地方。

等草草停了车,站到走廊里,望着外面铺天盖地的大雨,忍不住大叫一声:“啊!爽!”突然有异样的感觉,回头一看,教室里似乎有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我。可怜我的眼镜又被雨淋得一片模糊,于是我还恬不知耻的贴到玻璃前看。教室里哄堂大笑,把我吓退好几步。老师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显然我的到来有些不合时宜。

模糊中,我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眼熟;一秒钟之后她认出了我。是她先开了口:“啊?你不是***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指了指灰蒙蒙的天,边思索这张熟悉的面孔边答道:“下雨了,刚好到这边,就过来躲雨了。”
“哦,我先上课。等会就下课了。”
“嗯,你忙吧,我没事。”

我慢慢沿着走廊往东走,这样便轻易离开了孩子们的视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