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7)

By | 2005 年 07 月 28 日

身心疲惫。

坐起来,躺下,再坐起来,再躺下……

看着窗外明亮的天,宁愿相信不曾有过昨日的乌云密布,所以又躺下闭上了眼。

再恍惚的,又听到二小熟悉的笑声和妈妈一遍又一遍叫我吃早饭的声音,便又卷了被单包了头,享受些许的安宁。

等吃了早饭,无所事事,突然想起昨天忘记给二小带些零食,又记得自己包里似乎又什么东西是给她的,就拖出包来翻了翻。里面躺了两本新的笔记本,便随手递了一本给二小。二小眼尖,见我收回了另一本便问,还有一本呢?
哦,还有一本。
“还有一本是送你老婆的。”二小冲上来做掐我状,我笑了闪开了。
“走,二小,陪我把这个送给你老婆。”
他当然没有异议。他老婆倩倩,我侄女,是我表姐的孩子,只是如今只剩了倩倩和她爸。某个五月的早晨,她永别了,那个天平座的女子。

路也不远,步行只要七八分钟。远远的看去,并无任何生命活动的迹象。等稍许近了,竟听到孩子的哭声。循了哭声,转入屋内,倩倩正一只手摇篮,一只手贴了侧着看书的脑袋。我习惯性的打击了二小一下,换来一阵白眼。小孩是倩倩她后妈刚生的。

递了本子给她,她竟也无任何的兴奋。我转了转,觉得有些尴尬,便领着二小回家了,留下她边哄小孩边做功课。

回了家,无聊得执著,于是拖了小板凳躲到树荫下。旁边的姑婆依然在专注地编着帘子,带着老花镜。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回娘家来,不过从不闲下来过。年岁大的老人总是喜欢不停的做这个,做那个。又想起我的外婆。

小的时候姑婆就特别爱给我们讲故事,那时候喜欢讲家乡的一些地名的传说,人物的传奇,也有部分鬼故事和爱情故事,还有很多戏曲中的故事,不能这些故事大多模糊不清,唯一能够清晰记得的人名竟是皮五辣子。

姑婆还会讲故事给我听,而我大多会唤来猫狗,看它们在我身边团团打转,然后看它们打架,追逐,我再骂开小狗,充当一个和事老,满足得傻笑。

如此而已。

One thought on “回家狂想曲(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