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8)

By | 2005 年 07 月 29 日

刚回家时的兴奋基本消失殆尽,日子平淡无奇,如同烈日里枝头上耷拉着脑袋的绿叶。

中午吃过饭,骄阳似火。乘家人熟睡,二小串门,一个人拖了救生圈跑到东边的河里。河里的水并不太浑浊,或许是因为前天暴雨的缘故。

才踏进水里,一种久违的清凉,只是瞬息不见了无数戏耍的小鱼。我本想偷偷的抓一条的,至少我相信我可以完成这个动作,虽然我确信不会有那个结果,可如今这样简单的动作都不需要了。我什么都没有。

等水过了肚脐,才体会到那种夏天烈日里无法体会的清凉。于是憋了气,猛的下蹲,水很快漫过了胸口,有些窒息的感觉。可怜我在这条河里泡了二十年却从未真正学会游泳,于是赌气似的把救生圈扔出很远,然后闭了眼,埋了头,一通手舞足蹈,接着心满意足的抬了头,见距离救生圈还很远,一时慌了神,呛了口水,不想脚竟踩着了地,原来原地踏步,忍不住一阵傻笑。

可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不得不寻了个芦苇拉回了救生圈。想学小新套着泳圈在泳池的舞姿,无奈尝试了几次终以失败而告终,便不再无趣了。只是又无聊了,便寻了个阴凉处,站立好了,水正好淹及喉咙,有些压迫,这让我有种处在生死边缘的刺激。水面有只黄蜂飞舞,水下有我的心直打鼓。使劲的打水赶,奈何赶得了它一时却赶不走它一世。逼不得已使出最后一招:吸气,闭眼,屏气,下蹲。这样我便完全的被这冰凉的水拥抱了。

闭上眼的世界是缤纷的。我看到小时候的风车不停的转,淡黄色的麦秸作的,两边分别是被夹了大肚子的大黄蜂,如今我罪有应得; 我感受到小时候一个人在水里空了双脚的无助与恐惧,亏了我爸离我很近,如今我故地重游。我感觉到脚一阵痉挛,身体抑制不住的往下滑,情不自禁的手脚并用,呛了几口水之后强伸出头。我不得不体会那下坠时无助的快感。

命不该绝我。我哆嗦的站立了,我相信我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惊魂未定,黄蜂又袭。对着天空狠狠的拍了一掌,一只尸体慢慢飘落。忍不住“靠”了一声。

上了岸,搬了凳子坐到了烈日之下。身体的冰凉与水泥地面的滚烫相互亲吻着,宣泄的快感。

突然想起高中睡了下铺的兄弟,于是躺了会,打了个电话。

他是我高一同学,睡我下铺,他会在每周六晚上征用上铺打牌。那是一个200多人的大宿舍,我没有记错。他晚上不要上班,我便和家里吱了声,蹬了车去了。

他在医院上班,他的房子正在装修,他的爱情飘摇不定,他的婚姻遥遥无期。

本以为会聊一宿,我却早早睡了,而且睡得挺香。

有种身首异处的无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