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10)

By | 2005 年 07 月 31 日

泰州只是去南京途中必经的一条道,我在那里停了一天一夜。车摇摇晃晃的离了泰州,越来越远,离南京却越来越近。车在途中拉了些客,车内一下有些窒息起来。旁边挤来一人,我眯着眼,使劲往里挪了挪,又入睡了。

南京很快便到了,但我这才想起来尚未找到落脚的地方。本想发个消息给以前宿舍的哥们,猛的想起来他们早就各有所属,便断了这念头。直接打电话给了我哥,所以就去他那里了,虽然我遇见到一个悱恻缠绵的夜晚,与蚊子。

等他下了班,给叔叔打了个电话,便乘了公车去蹭饭。叔叔公司旁的一家“上海人家”味道一般,价格昂贵,实在是敲诈勒索的好去处。

星期天的下午,叔叔的办公室有些萧条冷清,所以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玩了,至于玩什么,那不会成为重点的,因为我始终没有发现一件真正属于自己最爱的东西。闲聊的时候,无疑中提起叔叔单位以前的一个小伙子,早我两三年毕业吧,办事挺利索,和我算是相识吧。叔叔一脸凝重的说,他已经死了,才两个月,肝癌。。。。。。

世事无常,节哀顺便。

晚饭竟提不起一点兴致。

等草草结束了战斗便问叔叔索了相机,回我哥的宿舍与蚊子缠绵了。

One thought on “回家狂想曲(1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