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狂想曲(12)

By | 2005 年 08 月 08 日

火车摇摇晃晃拉我出了风雨飘摇的南京,却不小心拽我入梦。

旁边的一个阿姨因为害怕箱子放在头顶的行李架上而在行驶中落下来,执意要她的丈夫(也许)把箱子与大大小小的一堆行李包塞到座位底下;于是本不大的凳子减去她塞在座位里面的包减去她硕大的腚,留给我只有三分之一的面积;斜对面的老太太瞪了瞪她,指着她脚下入侵的行李说这样一个晚上她会垮掉,于是行李在纵深方向又霸占的我的地盘;对面的一个男生伸直了双腿,圆滚滚的大腿,正好抵了我座位下仅有的空档,我看看他,默默的把脚伸到过道;过道一个小孩不知何故低低的蹲了;却见列车员检票,我掏出证件和车票,缩了双腿,却见那小孩嗖下溜了,身手极为敏捷;等风平浪静,不得不再次把脚伸出过道;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碾了一下,惊醒;耳畔确是那熟悉的低沉的“啤酒,可乐咯!~”,一如既往的前行,重叠着N年前KN次相同的画面。

睡得极不舒服,趴下,坐立,走动,再回来;我想我还是在犹豫该不该告诉那个阿姨,你占了我太多的空间 :(。没有睡着的时间里或许有一半时间我在想这道“是”与“不是”的选择题;所以,我总是告诉自己,人类的痛苦多来自内心。

家,泰州,南京我终于与这向往已久的雨邂逅了;只是独缺了江南水乡的绵绵细雨;没有时间永远是一个很好的托辞,于是遗憾留在心里最底最深处。我想雨还是在挽留我吧,家里人也是。可我还是忍不住对他们撒了谎——我的假期只有一个星期;等从家里撤了,却发现原先计划好的江南之行在仅有的两天里显得格外的不可置信;与其匆匆的去,匆匆的回,带回一个嚼之无味旅程,倒不如,好好待在南京,好好享受着曾经生活过四年的城市。周作人说他有4个故乡—-出生的绍兴,读书的南京,留学的东京还有定居的北京。虽不敢妄自菲薄与前辈作类比,只是75%的相似度不得不让我有种视南京为第二故乡的冲动。这样问题的争论总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它们多存在我脑海中,不停的翻滚;没人可以看出这些问题会如此固执的存在着,一遍一遍的翻滚舞腾着。至于结果,倒不重要;因为,不管是南京,北京甚至于自己真正的故乡却从不曾真真切切的于我有家的感觉;换而言之,它们给我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相似;于是这个问题又陷入了争执。

撇开这个问题不谈,单说雨。快离家的前一天,起先联系高中同学时,他却在开会;等我去了县城,买完东西往回赶的时候,才又下定决心骚扰他一下,不小心却是一阵“从此不再相见”的威胁。不得已,推迟一天离家,当然雨是不会少的。到了泰州,尝到了特有风味的烧烤,见识了别具一格的烧烤一条街,至于同学口中的麻辣烫一条街却还没来得及考察便又匆匆离去,倒是那里的烫干丝很值得回味;雨却是在夜间的时候毫不客气的淅淅沥沥。到南京的时候更别说夏雨的热情了:第一天的时候,南京一场罕见的暴雨把我困在叔叔那里一个多小时;第二天去同学那里吃饭,又在饭后遭遇了一场大雨;第三天则更惨,与aqiuaqiu约定在三胞门口见面,可怜天空再降暴雨,困了我半个小时,顺便还帮我泡了泡鞋;最后一天的暴雨倒是无缘亲密接触的,因为那时我还安静的躺着,听雨点淅淅沥沥,按那时的心情,它们肯定是在歌唱了;不想,上车前雨却不舍了出来与我作别。自作多情的我差点忍不住从眼眶中挤出些泪珠儿与这一望无际的雨作别。

火车终于稳当了,假期悄悄的来,也悄悄的去了。回头看看这些回家前淤积的心情,却是别种滋味。

就这样,算一个了结吧,作别这个无缘无故的《回家狂想曲》系列。

The END

4 thoughts on “回家狂想曲(1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