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综合症及余震

By | 2005 年 11 月 24 日

😛

我从不否认自己工作的不认真与不积极,也从不否认自己对周末的向往,即便是在每个星期才起步的周一。于是很多人便对星期一充满了无限的恐惧。幸好,我并不沉醉于此,毕竟,那是新的一周工作的开始。但那接下来的几天于我却与噩梦无异:

周一:如上所述,毕竟是一周的开始,虽然有些无奈的循环着;
周二:最难熬的一天,一周伊始唯一的一点新鲜感消失殆尽后留下的一段无与伦比的空洞,彷徨,无助,甚至绝望;
周三:已经到了周中,坚持过这天,意味着这周的艰苦虽然即将过去一半,甚至一大半,所以在希望的召唤与感召下,总能有些莫名的兴奋,甚至在阴雨天也能感受到躲在云层后面睡懒觉的太阳的温暖;
周四,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虽然被无数人誉为黎明前的黑暗,但于我而言,却不止那么黑暗,因为我会一直对自己说,过了明天就是天堂。
周五:周末终于来临,而这即将到来的日子里弥漫出的懒散早就把名存实亡的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摩天大楼冲散得不知所终;
周六:怎么又是星期六?
周日:明天又是星期一。

又一个轮回。

我不知道我这样数了多少个轮回,在我唯一清醒知道的这趟人生轮回里。很多的时候,我们并不觉得每月,每周,甚至每天有多漫长;可能等我们意识到似乎进在昨日的穿着开裆裤满街跑的日子越来越不可挽回的远去时,我们才意识到有些漫长的东西竟是如此的短暂。

只是,对于今天,感恩节,我却在周四被周二的余震击中,一败涂地。先前几天的日子里,日子也一直不咸不淡,如同自己晕沉沉的脑袋瓜,游走于感冒与非感冒的混沌的边缘。所以,这样的借口给了自己一个耍赖的契机:我在下午的两点三十二分给老板打了一个20秒的电话。我就这样感冒了,至少在别人看来,那是事实了,因为我亲口告诉了他们。我以为这样阳光明媚的下午里如同咖啡般香醇的午觉会是我久违的享受;我却在躺在床上时用呵护珍宝般的忐忑的心中把这一切摔得粉碎。我第一次让余震击中,却未曾如愿的昏迷不醒。相反,我却会莫名其妙对大家说声:

感恩节快乐!用感恩的心感受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