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车票的乱想

By | 2006 年 01 月 07 日

自从前几天得知21号去南京的T65一张都没有后,便一直陷入了更加无序的混乱。一直盯在NewSMTH的交通信息版,可惜一直一无所获。倒是前天,无意在KYXK的江苏版看到别人从SM转来的一条转让信息:21号的2张T65。正要到SM上给伊发信,才发现ID是CatMail,那不是俺高中同学么?到北京后我们竟只联系过一次。再对照了下手机中的早就存着的号码,竟然真是他了。但,却不能再迟疑了。不会他回信说:被RuddySteed要走了。FT,又是我一个高中同学。三个高二的同学竟是这样撞在一起了;(

晚上的时候,在宿舍实在憋得不舒服,就出去走了走,顺便去买票的点看了看。买票的师傅坚定的告诉阿,绝对没有20,21左右去南京或扬州的Z车了(21号正式进入春运期),即使有,也只有些软卧了。下手又晚了,唉~ 真不应该对这GUCAS报什么太多的希望。按照往年的习惯,这样的票都是先到北大清华北航北理等学校转一圈后才轮到我们这里,彻底无语于CAS与教育部的种种历史源远流长的纠葛。买不到票的矛盾也不止是这么简单。上次吃饭的时候倒是和小老板说过这个事情,小老板半开玩笑的说,你们这些学生回家也不先和大老板商量一下,就私底下要这天那天的回去,程序不对啊。可惜,票都不知道在哪,居然先去请假之类的总算不太好吧;更潜在的问题在于,就算先去乖乖的请了假,并批了,可是这毫无地位的GUCAS根本就没多大的可能性替我们订上票,到时候还不是一样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么?每到年底说到这个火车啥的就来气,唉。上次无意中和实验室的老师说起这个春运涨价的合理性问题来,老师给我的解释是,铁道部坚持认为涨价有理的原因在于,春节期间的大部分客流流向都是单向的,即从A到B是满载、超载甚至大大的超载,而B到A则不一样。对,搞铁路的只有他铁道一家,爱怎么说自然都是他的理正确无疑。当然,这理都是在他垄断的强加权下而获得绝对统治地位的。想起报导说英国某条铁路线只有一两个人乘坐,但火车线依然维持着允许,当然铁路公司是要为此亏上一大把钱的。若在国内,这种现象会因为社会主义的乌托邦继续存活下去或是因为建设节约和谐性社会而消失无踪呢?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总是习惯恶狠狠的说上如下类似意思的话,然后再乖乖的挤在满堆的人肉中随着轰隆隆的轮子从一个地方“滚”到另一个地方,直至那温暖的家,短暂的停歇,附有满腹牢骚的乘着轮子“滚”回去:

“等老子有钱了,直接打俩火车回去,一辆躺着,一辆空着,让那些买不到票的人嫉妒死!”

希望明天发票的时候能给我们一个令人兴奋的意外,虽然站回去的心都有了 🙁

One thought on “关于车票的乱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