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By | 2006 年 01 月 18 日

放假前的这几天里总是相对忙些,只是相对于老师们,学生们又会轻松一些。比如,昨天,将近一个小时的讨论后,我获得了短暂的自由。老板交待我做一个PPT是在前天的下午,可惜要我讲的内容却是我一个多月前拼凑出来的;因此,如今要我把这些零零碎碎且毫无任何实际意义的东西重新拾起来,并做个简单的报告作为内部的讨论,实在有点高抬了我。困难就在眼前,不努力也不行阿。不得已,晚上的时候,休息了两个小时后,再爬起来,回到电脑前,凑了二十多页的PPT;等到处晃悠晃悠,竟又是休息的时间了。

熄了灯,才意识到自己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把做好的东西发回实验室电脑或者放到邮箱里。于是这件事不得不拖到了清晨。所以,等一觉熬到太阳爬起来,就赶紧的开了机捣鼓。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一切都自以为是的弄妥当之后:我的钥匙不见了!其实我的钥匙不见了并不是第一次,因为自己老是习惯把钥匙拿在手上捣腾,因此在某件事情突然降临的时候,手头的钥匙就不知所踪了。仔细一想,原来是被FFT拿去洗衣服了,可今天本身就起晚了,再加之刚刚在电脑上浪费了一些时间,要找他实在有些难度。赶紧跑他们宿舍,早就没人了;再给他电话,只能告诉我可能在桌上;于是又只好麻烦他的舍友蛋蛋小朋友从实验室跑回来了。所幸的是,最后终于找到了。等到了实验室,已经错过早上打水的时间了,这也导致了一天的喉咙沙哑。

再说那小小的BG,虽然没有什么内容,竟也折腾了我精疲力尽。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有意无意的节省一些体力,比如偷工减料的介绍什么重要性,讨论等等之类的。最终结果是,我春节前再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回到实验室,对面老师见我被老板抓得很紧,安慰了几句,着实感动了一把。提起他,倒想起他这几天的煎熬来:撇开年底一大堆的杂事琐事不谈,他的爱人却在这几天生病住院了,形势很不乐观,据说是食道癌。晚上的时候,他说他明天早上需要去看牙,但还得到医院去送一个切片。于是我自告奋勇的去了。等一切交待完,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于是他回家了,我则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却没料想他出去后一会又回来了,说一起去吃饭吧,反正自己一个人回家也懒得做饭。婉绝了他后,顿感父母的不易。所以,等真正工作了,最好还是把爸妈接来一起住,不管怎样,就算吃晚饭的时候多几个人说说话,也是好事。

杂乱的记些,拾掇着放假。

3 thoughts on “无题

  1. shana

    是啊
    我也是很想等工作了接他们出来
    可是也许到时会很难
    各方面因素怎么考虑周全了~~~~ :sad_wp: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