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erby

By | 2006 年 01 月 22 日

这会是倒数第几次经过南京?不能确定,能够确定的却是,在南京的朋友越来越少了,在南京呆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久而久之,总算终究成了过客了.认为自己是过客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自己离开南京;而在离开南京后却又惊喜的发现,或许,自己真的曾经属于过这个有些幽怨而悲情的城市;再到如今,总算快再次接近起点,算是一个宿命的圆了.

整个旅途的时间并不算太漫长,比较于宿舍及宿舍附近的其他几个哥们.霸道的在17车厢用积攒了半年多的RP感化了两个无辜的兄弟,继而得以使得14车厢的两个兄弟回归祖国温暖的怀抱,于是,严重带有家乡游戏规则的80分(5,10,K)在T65热情高涨的暖气片旁开始,并夹心了眼皮的打盹,一直持续到火车完全停歇的那一刻.

尽管老板这次慷慨的给了相当长的假期,可是,却似乎没有办法安排以前计划好的在南京的行程:Highji估计快结婚了,Dewen这次也是无法碰上了,Zhaote,Autumnwind,Jojochen等也不知何时便消失的无影踪,至少我是不知道的;更别提与其他同学,比如阿猪,阿球(高中同学)等的碰头了.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公元2006年1月22日下午1时42分终于得以与aqiuaqiu小朋友在猫空成功会面,(本Blog讯,此次会面,双方就人生发展前景方面达成了一直的意见,并深入探讨了娃娃亲的可行性问题,据有关知情人士透露,尽管此次会谈并没有对娃娃亲的提议达成最终协议,但双方已经制定出下次会谈的主要议程方案,届时我们将跟踪报导.),虽然打算喊上Bobic,但实因时间紧迫,不得不放弃此念头.

下午5点多,又到叔叔的单位碰头,继而去向阳渔港FB了一次.奢侈啊.

明天早晨,先到我哥那空投下他替他丈人带的礼物,而后踏上传说中的绿皮车杀回家.所以,至此,不得不对所有没有联系的朋友们真诚的说声抱歉,当然,如果你不小心逛荡至此,你一定会看到这条消息的.至于为何不电话知会一声,因为这在我看来,可能给对方一种带来的误解会大于本愿表达的真诚.

好了,终于可以取下撑了两双眼皮很久很久的火柴棍安心的入眠了 😀

3 thoughts on “Passerby

  1. sha

    我对南京的感觉也是一样
    可惜我刚下T65就去上海了,唉,都没去吃上那些久违的美食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