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苑回顾(1)–食堂

By | 2006 年 09 月 26 日

科苑回顾(1)–食堂

我从不否认我对公寓食堂的不满情绪,这也就导致了很多时候,尤其是3,4个人犹豫何处填肚皮之时,义无反顾的选择1楼清真食堂。相对于其他两个食堂而言,它的味道是最好的。还是从时间轴上来说比较符合常理:

2003年下半年,也就是我们这批人入学的时候,食堂还算不错。当时负责我们学生伙食的是东方阳光,似乎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也就是说作为公寓管理者而言,东方阳光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承包者,与管理者没有太多共同利益,但这一现状也导致了东方阳光的短命(后面再表)。东方阳光承包的食堂是在二楼,上面说过,主要面向学生,而且只面对研一的学生(我们),因此无论从饭菜的质量还是价格而言都是非常不错的:一顿饭10个左右的热菜,5个左右的凉菜,花3,4块钱想不饱都难。当然,这种美好的感觉很多时候是得靠回味才能出来的。其时,三楼也是东方阳光的,主要面对职员和一些高年级的学生,因此菜价比较贵,主要原因是它不出售半份菜;一楼是一家饭店,内容与外面的餐馆无异,价格味道都挺能接受,是吃腻二楼后FB的首选。当然,那个时候的园区生活也是很好的,估计整个园区的学生也就5,600人吧,不像现在,至少5,6000。

2004年上半年,也是食堂格局变化最关键的半年。由于大量学生从玉泉路迁至中关村,原有薄弱的后勤完全跟不上,因此园区方面将东方阳光彻底赶出,包括他们曾经管理的食堂与活动中心等。替代他们的是玉泉路伙食中心,也就是本部学生食堂的老板,管辖领域为食堂1楼和2楼;没过多久,食堂3楼对外承包,引入多家小吃店进行竞争,主营麻辣烫,面条,炒饭炒面。其时,曾有传言要要求清华万人大食堂的老板参与公寓这边的后勤工作,后被清华方面以就餐人数太少而拒。当然,1楼的南侧还保留着一个小的餐厅–清真餐厅。我一直不确信它是否也归属于玉泉伙食中心,但我不希望它是那样的,因为我只好假象它是原来东方阳光的产业,不过这也似乎与上面我的陈述有所矛盾。玉泉路食堂进军中关村的第一步就是提高菜价,不过幅度不大,约20%。

2004年下半年,中关村园区的新生持续增多,与此同时,食堂的菜价也持续攀高:就在新生入学的第一天,菜价在原有基础上统一上调了50%。当时一片哗然,后来无数部门干预,最终食堂给出了解释:菜价上涨。从学校后勤服务总公司饮食中心到学生生活部,个个忙得不亦乐乎,结果不仅公寓菜价高了,甚至带动了周边学校,比如北大清华等高校食堂的菜价上扬。一番天翻地覆的折腾,不了了之。从这以后,食堂与网络几乎成为园区的癌瘤,永远为之抓狂,却又永远无能为力。食堂的菜价在这接下来的一年多里一直有惊无险的悄然上涨,饭菜质量不动生色的持续下降。食堂三楼这个时候也没有闲着,经过初期的“百家争鸣”之后,园区方面以多家竞争,管理混乱等为由,于05年三月“优生劣汰”为一家,其老板为董胜利,距离公寓不远的胜利阳坊就是他的地盘。可惜对胜利阳坊没有太多的好感,主要是因为它每晚都会放着特恶俗的歌曲,而且分贝特高。三楼食堂经历的第一件是就是某人在公寓发帖称其吃了三楼的饭后食物中毒。为此,科苑星空BBS一片哗然。事后了解到的官方消息为:园区领导与三楼老板一起第一时间带该同学到医院体检,一切正常后请该喝茶,然后园区在楼道帖文公布处罚结果,其中甚至包括了封禁其BBS发文权限14天的处罚条款。整个处罚过程的责权颠倒,结果昭示的混乱以及其他总总问题在我看来都被某些利益集体强行掩盖了(相关的资料在科苑星空上已经完全找不到,只能稍微参考曾经的旧文)。

2006年9月,同样的问题再次发生:1楼2楼的食堂悄无声息的换出原有的钢碟,取而代之的是低特浅口特小的塑料碟并整合了盛饭的空间,当然咯,减量不减价哦~(参考:我的一封公开信:做人不能太贪婪——致园区食堂老板)此番变革再次“巧合”的发生在新生到来之前的那么几天,足见食堂老板的精明。而在此前不久,曾有人爆出其驾着一辆90多万的凌志在食堂门口出现。改老板在刚刚接管公寓食堂的时候偶尔会在食堂出现,并表现出一付“体恤民情”的样子;后来也很少看见他那么友善的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三楼也在此风波稍微平息后的不久遇到了麻烦。06年9月13日wcnmlgd发表了一片名为“(亲眼目睹)科院食堂3层的酸梅汁和橙汁千万不要喝!!! ”的文章称其进入操作间发现员工以手搅兑自来水制作橙汁。不久之后园区做出处罚决定,三楼停业整顿。次日早晨,三楼停止供应早餐,理由是设备检修之类;晚间,三楼老板宣布不再承包该食堂,相关的服务人员全部撤离,三楼由伙食中心,也就是1楼2楼食堂老板接管。至此,整个园区的食堂格局终于基本统一。三楼董老板撤走的第一天,我去三楼尝了个“鲜”,真个“过瘾”:一个简单不过的相干牛肉,甜,咸,辣,酸一应俱全,着实令人佩服,佩服得前胸贴后背。也有人发帖质疑wcnmlgd发文的真实性与动机性,但很快被其他反对意见淹没。从我个人的角度看,三楼的问题确实不少,但不至于严重到这个地步,所以这件事情的导火索的确让人怀疑,而且从食堂老板的决定也可以看出某种利益冲突后影响的端倪。如果事情确实如该wcnmlgd所言,三楼的确应该好好整改,当然,也不至于严重到致使整个三楼的工作人员失业的地步;同样,如果说wcnmlgd的发言不切实际(事实上,这也是谁都没有考证过的),显然他充当了什么角色,三楼又被置于何种境地,一目了然。当然,从个人角度看,我始终觉得三楼是利益争斗的牺牲品,而董胜利显然没有开凌志的陈老板有钱。

说再多的也没有用,倒是回头看看03年12月记录的食堂留言簿,却不禁有些失笑了;显而易见的是,现在的食堂都没有留言簿。

1。虽说我们算是半个和尚,可是你们食堂真的忍心让我们做整个和尚么?看看那些荤菜,
非常的适合和尚们享用!!不知道怎么感激你们。。。。。。

2。我男朋友不喜欢吃紫菜,所以你们在做紫菜蛋汤的时候能不能做成两种,一份放紫菜,
一份不放啊?

3。。。。。。。。

One thought on “科苑回顾(1)–食堂

  1. aqiuaqiu

    看来我去得那伙食最美好的时间啊,但我记得最清楚地还是你的抱怨,这就是你这么瘦的原因,不吃只抱怨就饱了,呵呵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