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月光

By | 2006 年 10 月 29 日

没错,苏芮。这首歌收于苏芮1983年的专辑《一样的月光》中,而这张专辑也是她的第二张个人专辑和首张国语专辑,同样也是作为电影《搭错车》的原音带发行的,所以专辑在其他地方发现的时候都是以《搭错车》作为专辑名的,当然,曲目也略有不同。为什么要对这张专辑耗费如此多的口舌呢?且先看看虞戡平都请了哪些人来为他/她作词作曲:罗大佑,侯德健,李寿全,梁弘志,陈志远,吴念真。如此大牌云集,真是相当的令人咂舌阿。《一样的月光》这张专辑被评为台湾百佳唱片之一,位居第二;同时它也是被引入到内地的第一张台湾专辑。

当然,或许你会疑惑,虞戡平是何方神圣?虞戡平就是电影《搭错车》的导演。这部获第20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原着音乐奖、最佳电影插曲奖、最佳录音奖以及第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音乐奖、最佳电影歌曲奖。且放下前面提及的电影中的配乐部分,我们先看看故事的梗概:

  一个退役的台湾老兵是个哑巴,人称哑叔,以收购空酒瓶和捡破烂为生。1958年冬天的一个清晨,哑叔在高级住宅区的巷道里捡回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取名阿美。为此,妻子与他发生冲突,并离家而去。哑叔又当爹又当娘,父女二人相依为命, 在艰辛贫困的日子中挣扎。为使阿美有更多的人生乐趣,哑叔在劳累之余,还为她吹奏美妙的乐曲。阿美高中毕业后,在某餐厅当歌手。后得到青年作曲家时君迈的帮助,提高了演唱的艺术水平,受到听众的称赞。娱乐公司老板余广泰,为了利用阿美赚钱,引诱她签订赴东南亚演出的合约。阿美与哑叔商量,哑叔十分矛盾,他既希望女儿有一番作为,又怕女儿孤身在外,遇到风险。最后,阿美为了挣钱帮助父亲摆脱贫困,使其晚年得到一些幸福,答应了签约。不想一纸合同,却断送了自己的自由。演出归来,她已成为红歌星,但却身不由己,不能同年迈的父亲见面。哑叔因思念爱女,卧病在床。风雨交加之夜,阿美饱含不能奉养老父的辛酸,在台 上唱出了怀念的心声:“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父爱和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会是什么!”气息奄奄的哑叔,从收音机里听着女儿熟悉的歌声,怀着思念、悲愤的心情,离开了人世。

有人把台湾的此类电影称为苦情戏,比如稍后一些的《妈妈再爱我一次》(1988)和《鲁冰花》(1989,编剧:吴念真)等(一下想不起太多)。和下面两部“横行”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内地的“催泪弹”相比,《搭错车》没有那么好运,这或许和当时的政治氛围有关,或许因为电影本身略有偏颇,尤其是在描述哑叔在战争中因为被“敌军”用刺刀挑破喉咙而失声的那段。不过,这样的事我们一直都在干,比如留着两撇小胡的蒋介石直至现在依然是小朋友们口中的大坏蛋,永远是被他们第一个打倒。为什么?笑而不语。电影的剧情虽然有些些老套甚至过于煽情,但你依然会为它感动得落泪,尤其是片尾苏芮的那首《酒干倘卖无》想起的时候。(“酒干倘卖无”闽南语中的意思指“喝光酒后卖空酒瓶”,哑叔的职业就是收空酒瓶。)

电影当年被隔断了不要紧,幸好音乐传过来了,我们拥有一样的月光。

一样的月光

曲:李寿全
词:吴念真,罗大佑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在熟悉
人潮的拥挤 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大地
在静静的夜晚默默的哭泣
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的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的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的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把夜空染的如此的俗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