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By | 2007 年 04 月 02 日

我想我应该写一篇Blog,至于写什么,却没有一个既定的想法。或者,只是简单的随笔,聊以慰藉着已逝的周末暨愚人节,也不枉我静静的看时间点点滴滴的流走。

若是在前天,我会想写《北极圈恋人》以及朱力奥麦迪那著名的《露茜亚的情人》;若是在昨日,我或许会胡乱描描愚人节,以及越来越多找不着北的节;可,现在,除了说服自己睡觉,我还能做什么呢?对于未来曾有的期望似跑了一宿的程序——想当然的完美无瑕与令人绝望却又无可奈何的谬之千里。

或许,不能再拖一个星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