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 斯卡也答

By | 2007 年 06 月 21 日

偶尔逛荡去百合瞟上几眼十大,第一的却是DEE的离别贴;再细看,昔日好友小鸡同学竟在其中,双眼噙着热泪。

又是一年离别时。

这幕幕熟悉的场景,竟勾起些许对四年之前又个四年生活的部分回忆,遐想,甚至憧憬。对憧憬过去多少比憧憬未来更可悲,不是么?是时,我们的辅导员是位30多岁的高工,所以现在仔细想来,却恐怕是整个系直至毕业都貌若散沙的重要影响因素吧。大学四年,整个系的集体活动只有一次——换了盛奶奶为辅导员的最后一年,临毕业;整个班的集体活动寥寥无几,大约两次的样子吧——小鸡同学与我一起组织的。这样的结果很直观——至今为止,我仍然不能认识我们系当时所有约200人中的一半!

毕业之后,小鸡同学留校做辅导员,成了快毕业的这届小朋友们的衣食父母。或许对大学部分回忆的缺失,或许是他本就是一位善于关心学生的好老师,他对这届学生倾注的心血与爱心恐怕要远远超出我辈所能想象吧。这样,就不难理解他的泪水如此真情了。当然,毫不讳言,我毕业的时候也哭了,哭的原因除了对已逝四年空白的失望,多少夹杂了些对未来的迷惘,以及对无可避免的分离以及未来可以预见的少有的聚首的一种失落吧。

不过,小鸡同学有一点是没有改变的,那就是站在一堆MM中间拍照!赫赫,虽然没有能在十大里发现类似的照片,但我敢断言,这样的照片是客观存在的。比如这四年前的照片:D(独家哦~)

所以,这里还是不得不嫉妒一下这些行将走上新征程的小师弟师妹们,因为你们是幸福的,因为你们在你们人生最黄金最值得记忆的时候遇到了一位适合你们的好老师;这四年将会是你未来记忆里的真泉。

Anyway,Highji同学以及成功蜕变为一位优秀的人民教师了,而我也要试图螺旋上升了。

————-分割线~——————–

选这首来自杨芳仪的歌,收录于杨芳仪、徐晓菁的《重逢之杨芳仪 徐晓菁》专辑,一来送给Highji老师,二来也算是为未能出席你们的婚礼表示深深的歉意吧。这里的“斯卡也答”是泰雅语〝再见〞的意思。歌曲本身的出处也很有代表意义——出自一部1982年出品的描述两位老师去支教的电影《老师 斯卡也答》。所以,也算切题。当然,显然他们的那群小朋友们是不会选这首歌的,代沟阿代沟。

老师‧斯卡也答
-杨芳仪、徐晓菁
作词:小野作曲:陈云山演唱:杨芳仪

你来时的天空 像婴孩苏醒时的脸
温柔的红霞 围绕在池塘边
你走时的天空 像婴孩哭泣后的脸
残余的泪珠 垂挂在松树间
斯卡也答 斯卡也答
走过邮筒别忘了稍信来
斯卡也答 斯卡也答
走过山上别忘了上山来

歌的故事

 杨芳仪:很多民歌手都是无心插柳就成了历史的一部份,晓菁和我也是如此。我尤其被动,晓菁走了以后(Pal注:她俩尽管《秋蝉》专辑合作得不错,但后来还是分开了,徐晓菁好像去美国念书了,匆忙中未曾仔细考证,尽管在推荐她们的《歌声满行囊》时曾承诺过补一个她们的详细介绍的,看来又得顺延了。)并没有积极去找搭档,民歌在那时候也有开始走下坡的感觉。刚好当时新格和中影要合作一部电影「老师‧斯卡也答」就找我去唱电影配乐。当时去唱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因为他们本来想做成「真善美」的样子,却做不出那个格调,让我觉得像是在唱儿歌。事实上我可以唱有感情的东西,并不想被定位在唱《秋蝉》那样轻、柔、美的歌曲。整张专辑只有《老师‧斯卡也答》这首歌让我最有感觉,因为参与民歌与参加山地服务社团正是我大学时代最重要的两件事。

PS:上次和小s顺便聊起滚石的辉煌,所以或许在这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华语歌曲可能会以滚石民歌为主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