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而出

By | 2005 年 12 月 25 日

若是要寻一个等雪的理由,恐怕是给不出的,哪怕是零星的那么一丁点,所以,如果你看到我说出了一条或几条缘由,毋庸置疑,我在撒谎。

2005的北京似乎与我想象的迥然不同:灿烂的阳光,呼号的寒风,刺骨的严寒,以及望眼欲穿而难求一见的冬雪。我不曾预想等待一场情理之中的雪竟是如此的漫长,漫长得无望,无望得以致于每天清晨睁眼看到东方的一丝朝霞都要忍不住骂一声。这是等待。对,除了交给时间,我们还能做什么?

我庆幸自己没有把这看作一场竞赛或一场战争,否则,我输得一败涂地。生命中很多的时候我们都在等,貌合神离的等,等一件件看似命中注定却毫无意义的事情,比如25岁,比如一个人,甚至如我这般无为的等待一场雪。我以为这样,在过往的时间轴上刻一条线,我们便找着一个终点作为起点,或一个起点作为新的起点;当一切都行将远去,那些些貌触手可及的过往注定会遥不可及,我们无可奈何。

等待一场雪,呵,如此的荒诞不经,更何况是如此茫然的等待。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充斥着种种耐人寻味的讽刺,仅此而已。我们会因为等待而错失种种,可,无可奈何。

所以,在作茧自缚之后,我决定破茧而出。如果,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还徘徊在此,那么你怎会错过我对你最衷心的祝福呢?

圣诞快乐,新年好!


Note:图片及相关ASIIC设计版权归[email protected]所有。

7 thoughts on “破茧而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